张仁愿与唐代三受降城的修筑

作者:袁志鹏 陈学勤时间:2020-12-07 14:08:12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50次 ]

张仁愿与唐代三受降城的修筑

袁志鹏 陈学勤

遵义师范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贵州,遵义  563006

 

 

摘要:后突厥汗国复兴后,不断骚扰、掠夺唐的边境地区,面对后突厥汗国日益严重的威胁,唐廷慎择良将。张仁愿不负众望,在黄河以北、抗击突厥的前哨阵地,高效率地修筑了三座受降城及相应的配套设施。三座受降城的修筑,构筑了一道防御突厥南下的屏障,较好地保护了唐朝北部边疆的安全,受到时人和后人的高度赞扬。

关键词:张仁愿三受降城后突厥汗国北部边疆

一、中宗时期唐廷对后突厥汗国的防御措施

后突厥汗国建立后,不断骚扰、掠夺唐朝的北方边地,其中尤以圣历元年(698)、长安二年(702)、神龙三年(706)这三次进攻规模最大,对唐朝的危害也最甚。圣历元年的南进,导致单于都护府被迫徙置于安北都护府所在的河西治所,[]后突厥汗国不仅占有了单于都护府故地、掠夺了大量的人口和物质财富,壮大了自身的军事实力,还使臣属于唐朝的东方诸蕃,纷纷叛唐归附后突厥汗国,“自是高丽旧户在安东者渐寡少,分投突厥及靺鞨等,高氏君长遂绝矣。”[]靺鞨主大祚荣“圣历中,自立为振国王,遣使通于突厥”。[]长安二年(702)的南进,六胡州的粟特人大量外迁,纷纷投降后突厥汗国,六胡州不得不在“长安四年并为匡、长二州”。[]中宗神龙二年(706)的鸣沙之战,唐军也损失惨重。

后突厥汗国的发展壮大及其对唐朝的武力掠夺使唐朝上下深感惶恐,北方的形势迫使唐朝君臣不能漠然视之。早在万岁通天元年九月(696),唐朝就下令山东(太行山以东,包括今山西、河南、山东省的全部或部分地区)近境州置武骑团兵,圣历之役后,这一做法被推广到河南、河北,“每一百五十户,共出兵十五人,马一匹”。[]除此之外,还有大臣提出了别的御敌方案:“于蔚州飞狐口累石墙,灌以鉄汁,一劳永逸,无北狄之忧”,“削橛于塞上数千里,钉以刺突厥马蹄,断贼北道”,“请差州兵,上下数千里推冰,庶存通镇”,“请与旧长城堑东至辽海,西至临洮,各阔十步,深三丈,并仰审利害”,[]这些措施均因可行性受到质疑而被搁浅。

后突厥汗国对唐北方边地的掠夺,使新继位的唐中宗决心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鸣沙战役发生后,“中宗下制绝其请婚,仍购募能斩获默啜者封国王,授诸卫大将军,赏物二千段”,[]鸣沙战役的次年,中宗又下令“以默啜寇边,制募猛士武艺超绝者,各令自举,内外群官各进破灭突厥之策”,[]右補阙卢俌借此上疏曰:

汉高帝纳娄敬之议,与匈奴和亲,妻以宗女,赂以巨万,冒顿益骄,边寇不止。则远荒之地,凶悍之俗,难以德绥,可以威制,而降自三代,无闻上策。今匈奴不臣,扰我亭障,皇赫斯怒,将整元戎。臣闻方叔帅师,功歌周雅,去病耀武,勋勒燕山,则万里折,在于择将。春秋谋元帅,取其说礼乐、敦诗书。晋臣杜预射不穿札,而建平吴之熏,是知中权制谋,不在一夫之勇。其蕃将沙忠义等身虽骁悍,志无远图,此乃骑将之材,本不可当大任。且师出以律,将军死绥。秦克长平,赵括受戮,胡去马邑,王恢坐诛,则弃军有刑,古之常典。近者鸣沙之役,主将先逃,轻挫国威,须正邦宪。又其中军既败,阵乱矢穷,义勇之士,犹能死战,功合纪,以劝戎行,赏罚既明,将士尽节,此擒敌之术也。

臣闻以蛮夷攻蛮夷,中国之长算,故陈汤统西域而郅支灭,常惠用乌孙而匈奴败。请购辩勇之士,班、傅之俦,旁结诸蕃,与图攻取,此又掎角之势也。臣闻昔置新秦以实塞下,宜因古法,募人徙边,选其胜兵,免其行役,次庐伍,明教令,则狃习戎事,究识夷险,其所虏获,因而赏之。近战则守家,远战则利货,趋赴锋镝,不劳训誓,朝赋杨柳,夕歌杜,十年之后,可以久安。

臣闻汉拜郅都,匈奴避境;赵命李牧,林胡远窜。则朔方之安危,边城之胜负,地方千里,制在一贤。其边州刺史不可不慎择,得其人而任之。乘训兵,屯田积粟,谨设烽燧,精饰戈矛,来则惩而御之,去则备而守之,此又古之善经也。去岁亢阳,天下不稔,利在保境,不可穷兵。使内郡黔黎,各安其业,择其宰牧,轻其赋徭,事无过举,爵不以私。爱人之财,节其徭役;惜人之力,不广台榭。察地利天时以趋耕,命秋弥冬狩以教战阵。则数年之后,有勇知方,帑藏山积,金革犀利。然后整六军,绝大漠,雷击万里,风二庭,斩林之酋,悬藁街之邸,使百蛮震怖,五兵载戢,则上合天时,下顺人事。理内以及外,绥近以来远,以惠中国,以静四方。臣少慕文儒,不习军旅,奇正之术,多媿前良,献替是司,轻陈瞽议。[]

 

卢俌的上书,言真词切,从另一角度证实了突厥对唐的危害达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总览卢俌的上疏,其主要内容是强调以下几点:一、和亲不是上策,选拔精良将才抗击突厥才是当前的主要任务,蕃将沙咜忠义只是骑将之材,不可独挡一面,担任方面军的总指挥,二、结好周边其他游牧民族,以夷制夷,三、募人实边,屯田训兵;设立烽燧,实行攻防并举的备边措施。而精选良将是目前的当务之急,卢俌疏文前后都强调了这一点。唐中宗对卢俌的上疏,“览而善之”,景龙元年(707)五月戊戌,以右屯卫大将军张仁覃为朔方道行军大总管,以备突厥。

二、张仁愿介绍

张仁愿,据两唐书的记载,其为华州下邽人(今陕西渭南市临渭区),本名仁亶,以音类睿宗讳改焉,少有文武才干,武后时累迁殿中侍御史,曾担任肃政台中丞、检校幽州都督、御史大夫等职务。张仁愿为人刚直不阿、正直无私,不阿谀权贵。时有御史郭霸为讨好武则天,上表称则天是弥勒佛身,凤阁舍人张嘉福与洛州人王庆之等请立武承嗣为皇太子,皆请仁愿连名署表,被仁愿正色拒之。又有监察御史孙承景监清边军,战还,书战图以奏,为获得武则天的赏赐,每阵必画承景躬当矢石、先锋御贼之状,企图欺骗朝廷,朝廷诏仁愿叙其麾下功仁愿接受任务后,没有被孙城景的表面现象蒙蔽,而是仔细训问承景破敌的详细情况,承景实没有亲临战场,所问皆穷。仁愿劾奏承景罔上,虚列虏级,承景被贬为崇仁令,朝廷以仁愿代为肃政台中丞,检校幽州都督。

张仁愿作战勇敢、智勇双全。武则天末年,默啜趁发兵河朔攻克赵定二州掠取男女人口八、九万皆坑杀之。拥众回至幽州,所过之处人畜财产劫掠一空武后发军四十余万不能敌诸将皆顾望而不敢战时张仁愿为幽州都督任夭兵东道总管见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