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藏传佛教寺庙大殿建筑中的色彩与图案——以阿坝县为例

作者:李媛媛时间:2021-09-07 14:38:02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64次 ]

  浅析藏传佛教寺庙大殿建筑中的色彩与图案——以阿坝县为例

    李媛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四川,绵阳 621000)

  摘 要:宗教文化在藏族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影响着藏族地区人们的方方面面,使得藏族地区形成了浓郁的地域特色;同时也影响了藏族地区独具一格的色彩体系,赋予色彩以丰富的文化内涵。四川的藏传佛教寺庙一般都位于阿坝州、甘孜州以及凉山州,这些地区很好的保留了藏传佛教寺庙的特点。本文以四川阿坝县田野考察为基础,对阿坝县藏传佛教大殿建筑中的色彩与图案作以记录。

  关键词:藏传佛教;寺庙大殿建筑;阿坝县;色彩图案

  民族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瑰宝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特别是佛教文化。元朝时期,元朝政府统一了藏族地区,为了民族团结大力提倡藏传佛教,也传入了内陆及蒙古地区。

  由于气候与建筑特点的不同,寺庙大殿建筑形式形成了“汉式”

  的、“汉藏结合式”的。其中,西藏及川西、甘肃、青海省等地区的佛教寺庙建筑才是最具藏族建筑艺术特色的。藏族寺庙大殿在整体的装饰陈列、界面设计、色彩运用、环境氛围营造等诸多的综合因素方面中形成了藏族特有的风格特色。

  其中,藏族寺庙大殿建筑彩画的内容丰富,表现形式多样,题材涉及的范围广泛,是对藏族人民审美观念、民族气质的再现,并且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时代的更替、社会的发展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等。

  在传统的藏族文化中,藏族人民的色彩观与对大自然的崇拜是分不开的,同藏传佛教的发展与影响更是息息相关,寺庙大殿建筑从藏传佛教兴起的时候,就为藏传佛教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各种宗教活动的场所,是藏传佛教文化的重要载体。因此藏族人民形成了一套特定的色彩模式。在藏族地区白、红、黄、绿、蓝这五种最常使用的颜色当中,白色象征着吉祥、圣洁;红色象征着权势、威严;黄色象征着高贵、权利;绿色象征着生命、宁静;蓝色象征着正义、智慧,除了这五种颜色还有金色与黑色,金色象征着财富、丰腴,黑色象征着凶恶、威严。这些色彩的运用使得藏民族形成了独特的色彩观与审美趣味,更丰富了藏族地区的文化内涵。色彩依附于图案形貌的概括,图案形貌又依附于色彩的表达,这些灵动的色彩在“形”的范围内充分展示出了各个物体的神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藏传佛教寺庙建筑中的色彩与图案。

  阿坝县的寺庙宗派很多,有格鲁派、觉囊派、萨迦派、苯教等,但是寺庙大殿的建筑形式上基本相同,探究其中的缘由都同属于藏传佛教的脉络,因此他们之间的变化不是很大。

  一、藏传佛教中的色彩表现和文化内涵

  在藏传佛教中,色彩被赋予了特定的宗教意义。在藏传佛教的影响下,藏族的色彩观中,最常使用和备受尊崇的红、白、蓝、黄、绿,这五种颜色分别寓意着火、云、天、土、水,其中藏传佛教的派别也是可以通过色彩来区分的,不同教派颜色的选择,也影响着寺庙建筑装饰颜色的不同,甚至也对信仰不同派别的藏民们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形成了与其他民族不同的色彩观与审美的情趣。

  而从众多的藏传佛教教派来看,每个教派对色彩有着特定的选择,比如宁玛派的红色,噶举派的白色,“花教”萨迦派的红、白、蓝三色条,格鲁派的黄色,藏传佛教中形成最晚并且影响深远的格鲁派在 1388 年宗喀巴大师为表示他重视戒律,改带桃形尖顶黄帽后,黄色逐渐成为格鲁派的标志,所以称格鲁派为黄帽派,简称“黄教”,在阿坝县的格尔登寺、各莫寺、查理寺等格鲁派的寺院外面就可以看到亮眼的黄色外墙。不同教派之间有着显著的色彩区分,但又有着相同色彩的联系,就比如红色与黄色共同使用时就只能用于宗教建筑,让人一望而知,并且在阿坝县中的每一教派寺庙建筑都会用到这两种色彩。

  “藏族祖先创造了不同的符号和色彩来象征不同的魂灵,每一种色彩都具有固定的象征意义。”[1] 在好多方面都表现了象征性,像金轮或者法轮的轮辐后面四个代表方位的部分就涂以白色(底部)、黄色(左)、红色(顶)、绿色(右)。

  就比如在这次田野调研中考察到阿坝县的各莫寺,在其中一处门廊的屋顶壁画中,整幅壁画以圆形坛城为中心呈对称的形式分布,壁画中间部分就很好的通过白黄红绿这四种颜色展现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由此可见,在佛教的教义中,色彩的象征意义就深化了许多。

  二、阿坝县寺庙大殿建筑中外立面的图案与色彩首先,寺庙大殿是寺内最重要的建筑之一,藏族建筑的色彩能直接反映出地位与权利。藏传佛教大殿建筑外立面的图案和色彩与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信仰、思想息息相关。受到藏传佛教的影响,在藏族人民的心中,佛祖是伴着金色降临的,金所产生的光泽才能表达人们的敬仰之意,因此在寺庙屋顶上镀金这一手法在藏区的寺庙中是非常常见的。当然阿坝县的藏传佛教寺庙大殿屋顶的颜色也不例外。比如格尔登寺、各莫寺、下安斗、赛格寺,甚至是苯教的朗依寺皆是如此。在主要大殿建筑外立面中,我们可以直观的看到屋顶的颜色主是金色。金色作为一种象征高贵、权利的色彩,无论是在在汉式还是藏式宫殿建筑中都会使用到,有的是琉璃,有的是镀金。这也体现了金也是一种天然的装饰材料。其次,屋顶的图案主要是祥麟法轮、莲花盘与倒钟、宝幢等,都是以佛教中的吉祥殊胜图案来装饰,而在主要大殿的屋顶上则多是装有鎏金的祥麟法轮,整个祥麟法轮正中间的八辐金轮是佛教的徽相,双鹿侧伴在两边,公鹿在右,母鹿在左,象征着人们见此心中会产生慈悲之心乐于佛法之事。

  另外,阿坝县内的各教派寺庙主要大殿立面外墙的颜色以绛红色、白色两种色彩方式的情况居多。如萨迦派的德普寺、苯教的朗依寺、格鲁派的下安斗寺等等,整个大殿前面念经堂部分的外墙为白色,后面佛堂部分的外立面为绛红色,这其中以阿坝县格鲁派为代表的格尔登寺,有具有 120 多年的历史,位于阿坝县城西北角,是阿坝县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在工农红军长征时曾为红军领导机关的所在地。现格尔登寺大经堂有 120 根柱子,是可以容纳数千僧民诵经、祈祷的地方,也是藏区屈指可数的大型经堂)。“按照教义,格鲁派的经堂和塔要刷成白色,佛堂要刷成红色。方形的窗框四周和大门洞凹入部分也都涂以浓黑色”[2],而黑色作为点缀,主要运用在建筑和外界联系的门窗套上,象征着防止外邪的入侵,有着驱邪的含义,格鲁派的其它建筑外墙则是以黄色占大部分,绛红色、白色次之,黑色辅之。

  在屋顶跟窗子之间是寺庙建筑整个外立面中图案与色彩较为丰富的地方,其中用藏区特有的鞭马草制成的绛红色墙体,像一条饰带一样连接着屋顶与墙壁,而上面有规律的镶挂着金色的圆形装饰物——铜镜,像项链的吊坠一样镶嵌在上面,有的寺庙的铜镜图案十分丰富,比如各莫寺、格尔登寺、下安斗寺等,装饰以十相自在、八宝吉祥图案等结合植物纹样相组合,使整个单纯的建筑立面色彩添加了层次感、视觉感,增强了寺院的庄严、肃穆、神圣的感觉。有的铜镜的图案,就会略显简约,比如阿坝县的查理寺寺庙大殿上的铜镜装饰只以藏文字符号饰之。外立面中装饰图案色彩较丰富的另一个地方就是寺庙大殿的正立面的大门,主要的寺庙大殿比如念经堂,一般有两道大门,有的甚至有三道门,每一道门的钥匙由不同僧人保管,如阿坝县德普寺早期的大经堂,设有三道门,里面保存着珍贵的文物。正大门一般处于寺庙大殿的中轴线上,门及门框的图案呈左右对称式分布,门框上的图案与屋檐下面的众多檩条上、窗框上多装饰以彩绘图案,这些图案在藏传佛教艺术中是具有典型的吉祥殊胜意义代表,如雍仲纹、对称的花草纹、宝石纹、十字金刚杵以及莲花纹等图案,丰富艳丽的色彩相间、重复交叉。

  三、阿坝县寺庙大殿建筑室内的图案与色彩

  大殿的室内主要分为三部分,门廊、念经堂以及佛堂,以阿坝县下安斗寺的大殿来说,跨过第一道门与第二道门之间就是门斗了,在这个空间中共有壁画 12幅,左右两边各 6幅,其中在第二道门左右两边各 2 幅组成四大天王的壁画,其它8 幅是佛教故事壁画。第二道大门无论从装饰的色彩图案上还是从造型上都是比较宏伟气派的,尤其是对于门头上的装饰秩序感十足。过了第二道门就是殿内念经堂,占了整个大殿的绝大部分面积。进入到大殿内,这里阳光的射入是比较少的,在之前没有通电的情况下,都是采用藏地自制的酥油灯来照明,目前主要依靠电灯灯光。由于都是木质建筑以及寺庙大殿内本身层层叠叠的复杂装饰,即使是在灯光的照映下,室内的每一处地方都显得幽深神秘,各类物品上所呈现出的色彩让整个室内氛围格外震撼,不由的让你肃然起敬。

  殿门两侧的墙面与左右两侧的墙面全部布满了壁画,以殿内大门为中心呈左右对称的形式布局在墙壁上,大门旁边两侧的墙壁上各 3 幅,室内左右两侧的墙壁各 7 幅,每幅壁画的尺寸大约是 3m*3m,并且在每幅壁画上方的两边都有微透的红色、黄色的薄丝绸,像一层薄薄的窗帘一样,平日拉开遮挡住壁画,在有节日或者活动时完全打开,起到对壁画的保护与防尘的作用,类似于唐卡的“谢克布”(藏语的一种叫法)。

  大殿中间部分红红的柱子林立,柱子之间悬挂在五彩吉祥经幢以及尺寸不一的唐卡,而在柱子底部两侧整齐的放着一排排红色带图案的坐垫,供僧人们念经时使用。像下安斗寺、赛格寺、各莫寺等寺庙大殿内的柱子上方镶刻着精致而多彩的木雕,有的是大鹏鸟,有的菩萨,有的则是八瑞相图案,以单独的木雕形式出现,形象生动而细致,色彩华丽而强烈。

  紧接着在最里面就寺庙大殿的是佛堂,整体的布局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井然有序的放置经书,有规律的布置着大大小小的佛像,栩栩如生、法相金身。

  四、阿坝县寺庙大殿室内壁画、唐卡、彩画中的色彩表现

  圣·奥古斯丁说过“美是各部分的适当比例,再加上一种悦目的色彩”。色彩也是美的一种表达形式,色彩的比例与尺度决定了整个画面的视觉效果,整个画面色彩的比例与尺度要控制在一定的“度”的范围内,这样才能形成良好的比例关系,符合人们的审美需要。藏传佛教中把每一种色彩运用的淋漓尽致,巧妙的把色彩比例与尺度,恰当的运用在饱满的构图中。在绚丽的唐卡、壁画以及彩绘中,每一幅色彩作品的色块大小的运用及分配对于整个画面比例与尺度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也决定着整个画面的整体色调。

  都说色彩在绘画艺术中是表达情感的重要手段,阿坝县的藏传佛教中的壁画、唐卡、彩绘中的色彩表现无一不是对藏族色彩艺术的阐述,更是传达佛教思想情感的重要元素,其中对色彩的使用更是内涵着宗教的意义。在藏传佛教的寺院各殿里面布满了壁画、唐卡、彩画。这些壁画、唐卡的题材大多来源于藏传佛教经典故事里的内容,也有一些是重大的历史事件。每一幅画面的构图都很饱满,色彩沉着而艳丽,线条流畅而生动,有的细节部分还会用金粉勾勒,给人以富丽堂皇的感觉。彩画多用在室内的墙裙、梁、枋上,以吉祥植物纹样、八吉祥图案为主,多对比色相互搭配,冷暖的对比、明度对比、补色对比、深浅的对比等等都会在一幅画中出现。

  中间以白色进行调和,颜色相间、重复、渐变,形成渐变、多层次变化的不同色彩图案效果。色彩斑斓的呈现在眼前,但又不是杂乱无章,充分的营造了佛殿里的氛围。

  五、 小结

  藏族地区几乎都是处在高原之上,自然、地域环境也影响着藏民族审美趣味的形成,并且在藏传佛教的影响下,藏族寺庙建筑的色彩也形成了当地独特的景观。在广阔的川西高原上,阿坝县寺庙大殿建筑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其中的色彩与图案的无疑是重要表达,色彩应该是藏民族中最为丰富的文化阐述,色彩为藏族地区增添了强烈的视觉观感,具有鲜明的表现力和视觉冲击力,表现出了藏族艺术的显著特点,也形成了寺庙建筑的独特色彩风格,造就了唐卡、壁画、佛像等传统的特色艺术图案表现形式。依据这些特色的艺术图案形式,通过色彩表达出他们所崇尚的精神世界,展现了其独特的人文性、地域性特征。

  参考文献:

  [1] 王可刚 . 藏族绘画唐卡中的色彩审美与精神化符号表现 [J].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0:(143-150)

   [2] 弘学 . 藏传佛教 ( 第三版 )[M]. 四川人民出版社 . 成都 ,2012

   [3] 诺布旺典 . 图解唐卡 [M]. 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9:

  [4] 刘伟 . 刘春燕 . 四川藏传佛教寺院建筑的外部空间特点解析 .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2013.4

  作者简介:李媛媛(1991—),女,山东烟台人,硕士学位,西南民族大学,研究方向:视觉传达设计。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