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产品中国强制性认证制度浅析

作者:陈诗蕊时间:2020-12-17 09:55:35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53次 ]

汽车产品中国强制性认证制度浅析

陈诗蕊

340304199008110628上海 201600

摘要: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是国政府为保护广大消费者人身和动植物生命安全,保护环境、保护国家安全,依照法律法规实施的一种产品合格评定制度,简称3C认证,是通过制定强制性产品认证的产品目录和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程序,对列入《目录》中的产品实施强制性的检测和审核。凡是列入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内的产品,没有获得指定认证机构的认证证书,没有按规定加施认证标志,一律不得进口、不得出厂销售和在经营服务场所使用。本文主要阐述了汽车强制性认证制度完善及改革的重点,并分析当前强制性认证制度的问题所在,希望能对制度完善有所帮助。

 

  1. 近几年汽车零部件产品强制性认证行业发展

        近年来,我国的产品质量认证制度不断完善,也大力推动了相关行业的发展,深化了国际间的交流合作。不同认证机构的认证模式或有差异,但大同小异同时,我国的质量认证制度依然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例如认证服务供给不足、认证评价活动亟需规范、社会认知与应用程度不高等问题。

  2. 汽车强制性认证制度完善及改革的重点

    1.简化认证实施,降低汽车行业制度性交易成本

        政府简化认证流程,将车型申报参数压减40%粗化证书划分方式,增加按照产品系列发放认证证书方式,采取先发证后审厂的策略,对持有有效CCC证书的汽车企业设立新的生产厂或生产场地搬迁的情况,认证机构可以先颁发新的CCC证书,在获证后三个月内完成工厂检查。同时简化型式试验,在保证产品质量安全的前提下,对部分型试验项目采用企业自我承诺、检测结果视同等方式代替检测。

    2.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保障汽车产品质量安全

        政府及相关监督部门在此次改革中强化证后监督,认证机构对信用分类较高的企业减少监督频次,对信用分类较低的企业加大监督抽查力度,并在结果处理中统一一致性判断原则,避免一刀切的暂停或撤销证书;同时加强行政监管,依托信息化系统创新监管方式,对认证机构、实验室加大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力度。此外积极优化制度衔接,在参数统计、获证后监督等环节并优化与其他管理制度衔接接口,促进检测结果共用、获证信息共享、抽查结果互通。

    3.服务企业技术创新,支持汽车产业“走出去”

    完善强制性认证制度着力发挥强制性认证“保底线”作用,按照必要性和最小化原则,对涉及安全、健康、环保等方面的产品依法实施强制性认证;根据产品风险等级和产业成熟度,建立认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将低风险产品逐步调出认证目录,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根据企业管理水平和诚信状况,实施分类管理,优化认证程序,引入“自我声明”方式,鼓励企业加快提质升级 

    三、现有制度面临的问题分析

    1.对产品质量认证检测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我国的消费市场正处在转型期,正从生产型消费向享受型消费转变,因此顾客对于产品的安全性能更为重视。而汽车市场中的安全风险也在不断发展,随着消费者法律维权意识的不断加强,近年来涉及到汽车方面的质量投诉、安全质量的纠纷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些问题已经形成了社会所广泛关注的问题,就例如前几年的奔驰维权案。其次,还有一些问题的调查已经不仅仅是质检部门在参与,还涉及到横向的很多部门联合开展调查,有些严重的问题还涉及到中纪委、监察部的介入。此外,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进程的逐步推进,贸易范围的逐步扩大,强制性认证制度在汽车贸易领域开放的尺度可能会更大。因所以,这对汽车产品的质量检测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不断加强测试手段,完善汽车质量安全问题。

    2.现有强制性认证制度存在问题

        随着目前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拓展,政府部门对于企业的监管会大大减少,倾向于企业的自我负责。在这一趋势下,汽车的强制性产品认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如前文所述的指定机构强制性认证,一种是企业自我声明。这样双线并行的政策实施有利于简政放权,提高效率,同时可以强化行业内部的自我监管,推动多元共治。从长远角度看,这种双线并行政策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和时代要求。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汽车行业内部对于两种认证模式存在不同看法。首先,认同度不同。零部件企业作为各大整车主机厂的供应商,受制于主机厂的要求,选择传统的通过指定机构完成强制性产品认证还是占主流,对于自我声明这种方式有的主机厂并不认同。其次,由于自我声明的特殊性,其完全取决于企业自身,而在企业申报的过程中,申报系统主要核对的是企业提供资料的完整性,而对于其中的细节部分,每项内容的真实性、是否符合标准等无法进行核查,更无法核实如型式试验报告能否覆盖所有申报单元、试验项目能否满足标准要求等技术性问题,全靠企业自觉性。所以大部分主机厂对自我声明存疑,无法通过自我声明来判断企业在申请中是否合规。

    此外,通过指定机构进行强制性产品认证这一模式在认证完成后,仍然需要在相应的周期内接受相关机构的监督和检查,来确保产品是否符合标准。而企业通过自我声明这一途径,其监督检查的职责交由地方的监督部门,与前一种方式相比缺少主动性,且属于事后监管,无法起到预防作用,在安全质量和上种方式相比也存在一定差距。

    四、结

        强制性产品认证是汽车安全质量的重要保障,也是行业发展的必要基础。其也是党十八大、十九大对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放管服”改革的必然要求。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步伐的逐步迈进,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需要不断优化,适应市场经济要求,为国家经济发展添砖加瓦。

     

     

    参考文献:

  1. 刘郁青,孙方华,黄祥森.汽车零部件产品中国强制性认证制度浅析[J].中国汽车 2019,(10),34-39+33

  2. 王昆.我国汽车产品强制性认证现状与发展[J].专用汽车,2013,(11),72-73

  3. 程显明,吴鲁宁,李渊.浅谈汽车强制性产品认证[J]. 汽车实用技术, 2018(18):

    287-289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