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琳·杜马斯“黑色绘画”的现实意义

作者:李文鹏时间:2021-10-29 11:19:09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53次 ]

  马琳·杜马斯“黑色绘画”的现实意义

  李文鹏

  (郑州大学美术学院,河南,郑州 450000)

  摘 要:西方艺术史上描绘社会“丑陋”、黑暗一面的“黑色”艺术在 18 世纪西班牙艺术家戈雅作品中已出现。这种主题往往能够揭露出现实存在的种种问题,正如马琳·杜马斯所做的那样。本文尝试以分析杜马斯的代表作,来探讨其“黑色绘画”的现实意味。

  关键词:马琳·杜马斯;黑色主题;现实

  一位白色皮肤的非裔女性画家在南非开普敦度过了自己的童年,这份独特的“身份”与当时的时代背景在后来马琳·杜马斯的作品中留下了无形的烙印。她画笔下的人物,不单只有活生生的普通人 , 杂志照片、纪实摄影、电影片段都是她灵感的源泉和创作的素材。这些人物常常在画面中眼神直逼着镜头,或者说,是观众。仿佛在我们观看“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着我们。这种压迫与挑逗给予观者一种空间错位感 , 一时迷失了观或被观的身份,强迫我们去反思。

  在照相机发明后的时代,康德告诫世人:“感官向我们表象的种种对象,都是像他们显现着时那样的对象,而知性给我们提供的种种对象则是像他们存在着时那样的对象。”[1]

  我们眼睛所能看到的,不是事物的本质,而是他的表象,事物的本质只能通过人脑来演绎。这句忠告对如今了解杜马斯的绘画尤为重要。

  2003 年,马琳·杜马斯所绘的《丈量你的坟墓》表现了一位悬空的男性在用自己的双臂丈量不可见的坟墓的长度。

  在世俗社会中,坟墓是不祥的象征,它意味着死亡、消逝与终结。杜马斯却把测量自己坟墓这一匪夷所思的行为搬上了画布。对此,画家在一次解说中称画的标题是对她艺术的一个比喻。“画布就像是画中人物的棺材。我画中所有的人物似乎都在和他们被画这个事实做斗争,他们似乎从来没有很好地呼吸过。”她将自己画中每一个形象当做活生生的一类人物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禁令我们反思:不同于她的大部分作品,在这幅画为什么作者不给我们一个正面的明确的面部形象,让观者看清是谁在做这么一件怪异之事?亦或画家本意就是抛开了这种个性化表达,揭示一种世界上普遍的现象:现实生活中是否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直视自己的死亡,并将此作为自己的解脱。美术史家邵亦扬曾指出:“马琳·杜马斯用对比这种方式表现人物心理和精神状态的不稳定,质疑我们所习以为常的视觉和心理定式,挑战普世性的价值体系。”[2] 进而揭示现实世界存在的诸多问题。

  除了《丈量你的坟墓》,杜马斯曾绘制过许多关于死亡题材的作品。其中《死去的玛丽莲》是一幅从侧面拍摄的尸检照片为基础创作的,画家运用了大量的白色,蓝色、青绿色渲染了一种悲切的气氛,有些浮肿、已经出现尸斑的头部占据了画面中心绝大部分,与荧屏上梦露金发碧眼的美丽形象截然相反。这位时代偶像生前曾与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有着扑朔迷离的关系,其死亡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但杜马斯在创作这幅作品曾讲到:“当我过去在找别的东西的时候,这张旧报纸的照片从我的盒子里掉了出来。这是玛丽莲·梦露的尸检照片。你知道,结合如今的伊拉克战争和即将在美国发生的事情,这幅《死去的玛丽莲》似乎要传达这一个特定时代的某种终结。”当然,玛丽莲·梦露之死与伊拉克战争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这两件悲惨的事件无疑皆为权力斗争一个丑陋的缩影。46 年后,马琳·杜马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作此画,不仅讽刺了资本主义贪婪的本性,也是对强权斗争的苛责。

  历史上也曾有过许多伟大的画家曾绘制过关于黑暗主题的作品,如埃尔·格列柯的《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戈雅的 《1808 年 5 月 31 日枪杀起义者》, 再到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同样是黑暗可怖的主题在不同的作品中却有着不同的指向,批判政治、质疑宗教、控诉战争,它们都在不同程度挖掘现实的本性。杜马斯所做的与这些历代大师颇为相似。

  现在回过头来再细细品读《丈量你的坟墓》,这幅作品的题目已经给我们框定了明晰的文本,但是作品模糊的表达方式:无法判断的年龄,看不见的坟墓,将这样一个难题抛给了我们自己来解决:死亡的意义是什么?是人之宿命?或是为了成就什么?或是一种解脱?米兰·昆德拉在其《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曾讲到: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存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3] 在《丈量你的坟墓》中,杜马斯同样探索了生命与死亡的轻重。画面中的人物,就像是扮演完生命中最后的一刻,张开双臂,迎接人生最后的死亡。她曾讲过:“我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将要埋葬在哪里的女人。在我小时候,我想要一位像卡拉瓦乔画中的带翅膀的小天使在我的墓上。后来,我觉得太夸张了。所以我宁愿要一个十字架。之后我想,那就一棵树吧。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被埋葬。如果没有人在去墓地了,如果你不再去那里看我,我也会把我的骨灰放在果酱瓶里然后再移动……”。画家把死亡看的是如此之轻,并用一名女性主义艺术家独特的双手亲自为画中死亡的人物合上了双眼。

  但是这种轻,却不含有一丝丝轻松的意味,而是对于死者过于沉重的一生的终结与解脱之轻。《死去的玛丽莲》中面容恬静的美国偶像,《死去的女孩》中年轻的女性恐怖分子,《图像的负担》中死在阿芒怀抱中的茶花女,她们生前有着各自跌宕起伏的人生,但结局迎来的都是同样的死亡。就她们的死亡,我们以理性看待?还是去痛哭流涕?杜马斯给予观者的答案,显然倾向于前者。

  儿童、女性、有色人种,这些经常在杜马斯画面中出现的人们,往往看起来病态又脆弱,与传统绘画完美健康的人体截然相反,颇为容易令人联想到我们今天的主题。“艺术不只制造美丽,我制造粗陋。”画家如是评价自己的作品,并以这丑陋、病态、死亡的形象,不断挑战人们既定的社会观念,批判世界上存在的种种丑陋、病态、死亡的现象本身。

  注释:

  [1]《纯粹理性批判》,康德,商务印书馆出版,2018 年,第87 页

  [2]《后现代之后——后前卫视觉艺术》,邵亦杨,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年,第 183 页 .

  [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米兰·昆德拉,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 年,第 5 页

  作者简介:李文鹏(1996.6—),男,汉族,籍贯:河南许昌人,郑州大学美术学院,18 级在读研究生,硕士学位,专业:美术学,研究方向:美术史论研究。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