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法与行政法的差异性

作者:时间:2018-06-08 14:24:30  来源:  阅读次数:32次 ]
  的经济立法,在各国呈现出迅速发展的趋势。
  
  考察经济法的形成过程,可以认识到,经济法是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在民法和行政法的基础之上,在两者的渗透当中产生的。伴随着国家对经济管理形式的变化,民法和行政法不断渗透,西方国家也将其称为“私法公法化”,在早期阶段形成了私法色彩更浓的商法,在后期阶段形成了公法色彩更浓的经济法。换言之,经济法是带有浓重的公法色彩的,行政法渗透程度很深的部门法。
  
  2. 从经济法的法律性质来看。经济法的产生和发展就必然决定了,经济法的性质既不同于传统公法,也不属于传统私法的范畴,而是带有两种法律的混合形态特征的法,具有公私法兼容性质。“尽管公法和私法是法律规范的基本划分,然而在现代社会中,又确实存在公、私权利相互渗透相互作用这一法律事实,相应的就存在一种介于公法和私法之间的一种法律规范,或者由这些规范所构成的独立法域。”经济法的公法性质可以从国家干预主体的经济职权和职责当中窥见一斑。
  
  经济职权和主体和行政权主体一样,是国家机关或者法律、行政法规授权单位;经济职权和行政职权一样具有命令与服从的性质;经济职权和行政职权一样,是职权与职责相统一的,对于经济职权主体来说,怠于行使其经济职权,即是没有履行其经济职责。
  
  此外,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国家干预主体就是行政主体的组成部分,经济职权就是行政权之一。因此,规定经济职权的这一部分经济法律规范就不可避免的要带上行政法规范的色彩。
  
  3. 从经济法法律规范的特点来看。按照法律专业化分工的要求,我们将社会中那些具有经济性质的行政管理关系从传统行政法的调整范围当中划分出来,由独立的法律部门——经济法来调整。这些具有经济性质的行政管理关系在经济法中表现为经济管理法律规范,并且作为经济法的组成部分,同行政法的血缘关系不可忽视,行政法对经济法有深刻的影响,具体而言:首先,经济法的变动性很强,很难制定统一的法典。经济法保留了行政法调整范围广的法律特点:由于各项经济管理都需要以法律法规为准绳,而经济管理事务随着经济发展日益增加,范围必然是广泛的。此外经济法规是国家经济行政政策的表现,经济政策面对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往往变动频繁,稳定性弱,必然导致经济法的变动大。这些影响导致经济法很难像民法行政法一样编纂统一的法典。
  
  其次,经济法律规范具有公定力。当国家经济管理机关管理某一项经济事项时,它所表示的国家意思就该经济事项具有先定的效力,相对人不能自行否认其效力。相对人即使认为国家管理机关的行为不当或者违法,也必须首先服从,事后再以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的方式进行救济,而不能像平等主体之间人身财产关系纠纷那样直接进行调节或者诉讼。拥有经济职权的国家机关依法要求相对人作为或不作为,相对人应当按照这一要求行事,否则即是违反经济法的行为。
  
  其三,经济管理法律规范具有共同利害性。不同于民商法关系当中相关主体关系的对立,经济法是以社会为本位的法律,侧重于对社会整体利益的保障,实现个人利益、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平衡。这种关系虽然包含了种种利益的差别但在总体上是一种共同利害关系。
  
  其四,经济管理关系的权利义务具有相对性。这种相对性是指经济管理关系中,权利中包含着义务,义务中也包含着权利,是一种相对的关系,而非民商法当中的权利义务的对立关系。对于拥有经济职权的国家机关而言,经济职权与经济职责并无本质区别, 对于被管理人而言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经济法是从行政法体系中分立出来的,不可能不带有行政法的某些“痕迹”,行政法对经济法的渗透程度很深,反映在立法上就有上述诸多方面,明确认识经济法与行政法的关联性,具有现实上的意义,也有利于在此基础上,通过两者的有机结合,实现两者共同的,促进经济繁荣的目标。
  
  二、经济法与行政法的差异性1. 从经济法的历史沿革来看。以辩证的眼光考察经济法的历史沿革,不仅可以从中认识到经济法与行政法紧密的关联性;同样可以看到经济法这一法律部门产生的历史必然性,其独立的部门法地位也不言而喻。
  
  市场经济发展变迁导致了国家经济职能的增加,国家在发挥其新的经济职能的过程中形成了“经济管理关系”,这一新型的社会关系不同于传统行政法所调整的“行政管理关系”。虽然两者的主体都包含“国家”,但他们的出发点是不同的:经济法中的“国家”是为了保障和促进社会经济按照预期的目标途径发展,而行政法中的“国家”则是致力于维护政治治安和社会秩序。
  
  2. 从经济法的法制变迁来看。社会经济生活的复杂性以及传统民法与行政法在调整经济关系上的局限性决定了经济法产生和兴起的必然性。就行政法而言,它所调整的社会关系在本质上体现为主体之间的“隶属性”,在政府和经济主体作为经济活动的双方当事人时,行政法的调整手段难以从社会整体利益的角度去实现经济主体权利义务的均衡。其调整效果往往只是使侵害行为得到一定程度的惩处,但是侵害行为的受害者却不能依此得到充分的法律救济。因此,在民法和行政法的构架内都难以实现的这种法律效果,就需要国家运用经济法的形式将其纳入法制化的运行轨道。
  
  3. 对经济法作为一个独立的法律部门的独立性的强调。对经济法与行政法进行区分,其结果就在于肯定将经济法从行政法当中分离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法。这里将经济法的独立性单独列出来,作进一步的强调。
  
  首先,从公法与私法的划分考察。如前文中提到,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之后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单靠作为私法的民法和作为公法的行政法都难以办到。
  
  这种经济发展本身要求公法与私法在一个恰当的法律形式中互为作用,最佳的选择只能是以社会为本位、具有公私法兼容性质的经济法。把经济法归于公法和私法之间的一种“第三法域”,能够避免在“自治”与“干预”这两个目标中走向极端。
  
  其次,从调整对象考察。不能仅仅因为经济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具有广泛性便认为经济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不具备同类性,从而否定经济法的独立部门法地位。任何一个法律部门,只要这种关系具有国家干预经济活动的性质,无论其所调整的社会关系所有广泛,仍然具有同类性。
  
  其三,从法律专业化分工考察。事实上,即使存在法律部门的划分,也不是同类社会关系只能由一个法律部门进行调整。行政法最初调整的社会关系,多限于组织性质的行政关系,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国家为了加强对经济生活的干预或管理,出现了大量的具有经济性质行政关系。对于行政组织关系和行政经济关系应当有所区分。
  
  三、经济法与行政法分工互补实际上从另一种角度理解,在市场经济领域,经济法与行政法的分野,恰恰构成了两者之间角色分工和功能互补。
  
  “行政法与经济法的分工与互补关系是实现经济秩序稳固所必不可少的。离开了任何一方,要么市场主体恣意妄为,要么行政机关滥用权力,国家管理经济所期望的秩序与自由将难以实现。”经济法与行政法的角色分工和功能互补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1. 实体法与程序法统一于市场经济的规范与调整之中。“尤其是在当今立法中,公法和私法融合,行政机关大量介入传统的民商法领域,大量的关于行政机关管理职权都规定在经济法中,行政法更是以程序法为其主要内容。”在具有经济内容行政法事务法中,行政法追求的不是国家干预经济的内容及其手段的正确与否,而是防止权力在运用这种手段的过程中被滥用,并已有效的方式监督权力的行使。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