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连任后的困境及出入

作者:时间:2018-06-07 14:30:45  来源:  阅读次数:32次 ]

安倍的形象一落千丈。

 

然而,从2012 12 月安倍第二次担任首相以来,一改其之前被批评的脆弱、不作为的作风,行事变得果敢、强硬。在国内,曾说过“不懂经济学”的安倍大力宣传和推广“安倍经济学”,实行大规模的货币量化宽松、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及长期增长战略,安倍本人称之为“三支箭”。[1] 安倍经济学”的效果姑且不论,至少表现出了对国计民生负责任的态度和大力改革的气势。另一方面,安倍在外交方面也表现得很活跃、很强硬。近年来主办七国集团峰会、促使奥巴马访问广岛、加入TPP、在全球领导人中抢先会见当选后的特朗普,这些动作都在日本国内获得了好评。当然,安倍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强硬不利于中日两国关系的发展,但客观上也让日本民众看到了其具有魄力的一面。此外,安倍极其重视东京奥运会,甚至自己变装动漫形象马里奥来进行宣传,东京奥运会可以说是他心目中的“第四只箭”。[2] 正是由于以上安倍的个人气质及行为,帮助其获得了选民的支持。

 

2、政治世家与财团亲属。安倍晋三政治生涯中的成就,与他的家世脱离不了关系。祖父安倍宽,战后组建“日本进步党”震动日本政坛;外祖父岸信介,第56 任、第57任日本首相;外叔祖父佐藤荣作,第61 任、第62 任、第63 任日本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前首相福田赳夫的得意门生,曾任中曾根康弘内阁外务大臣,后因病逝未能登上首相的宝座;岳父松崎昭雄是森永糖果公司社长,日本财界重量级人物;叔父西村正雄,曾担任日本兴业银行董事长。可以说,在日本这种“子承父业”和类似“金权政治”的政治环境中,安倍各个方面都占尽优势。

 

(二)外部因素

 

1、“七年七相”乱象。自从2006 9月小泉纯一郎卸任首相开始,日本政局进入了动荡期。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菅直人、野田佳彦六人轮流上台,每位平均执政时间仅一年左右,这种状况极度不利于日本政府内外政策的实施。[3]虽说在日本的政治模式中,政治家和官僚系统相对独立,并没有从实质上影响国家的稳定运行,但对于社会各界和民众来说,首相的频繁更换很容易引起不安和厌烦。因此,从2012 12 月安倍重新就任首相以来,带来两任稳定的政治格局,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民众的支持。

 

2、“小池旋风”失利。安倍晋三在大选中的胜利,与反对党的弱势密切相关。民主党政权在2012 年下台以后,内部纷争不断,虽于2016 3 月与大阪前市长桥下彻等人创立的维新党合并为民进党,并选出了莲舫这样有明星气质的党首,但依然回天无力,支持率长期只是个位数。这时,意外胜选东京都知事的小池百合子横空出世,随后领导“都民第一会”在东京都地方选举中拿下过半议席,使自民党惨败,“小池旋风”由此席卷整个日本。2017 9 25 日,小池百合子在东京正式宣布成立新党“希望之党”并亲自出任党代表,正式进军首相选举。但是,由于小池竞选策略存在失误,精于政务却疏于党务,党派的主张也缺乏实质内容,使民众对其逐渐失望,转而投向自公联盟。

 

3、自民党内部无人。根据日本宪法规定,在众议院占据多数的政党总裁将出任首相,但政党本身也会定期进行选举,只要政党内部总裁人选发生了变化,首相也会随之改变,所以首相这一职务权力相对他国来说不是很大且不够稳定。[4] 在自民党内部,还有几个人物有一定影响,但不足以对安倍造成威胁:麻生太郎当过首相,显然能力不足,况且为人和行事乖张,着实不适合首相一职;谷恒祯一是上任党总裁,并不寻求连任;二阶俊博是温和派的代表,任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之前曾在党总裁竞选中败给安倍且自民党内部要求团结,因此无意竞争;石原伸晃资历尚浅;野田圣子曾任自民党前总务会长,上一届想要与安倍竞争也因无人支持而作罢。由此可见,不论是因为自民党内部为了大选提倡合作团结,还是从各个党高管的能力与资格来看,除了安倍似乎无人可选。

 

4、国际形势的变数。在大选之前,安倍晋三的支持率曾因“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丑闻事件大幅下滑,甚至一度跌至30% 的红线以下。这时,朝鲜进行了一系列的导弹试射和核武器试验,令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国家大为震动。日本国内也不例外,舆论普遍对朝核问题表示担忧。国际形势的变化某种程度上转移了日本国内的矛盾,安倍及其团队又大力塑造一种临危受命的形象,使得支持率又开始逐步回升,这客观上有利于安倍的重新当选。

 

二、安倍晋三连任后的困境

 

(一)丑闻风波尚未完结

 

安倍的丑闻风波涉及“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两个事件,分别通过家属和部下与其紧密相连,内容也基本是以权谋私的黑幕行为。此前,因丑闻的巨大负面影响,在野党纷纷呼吁进行严密调查与追究,于是安倍不得以用出了最大的“杀手锏”,解散众议院重新进行大选来逃脱罪名。现在安倍重新当选,连任首相,但也无法完全消除丑闻的影响。首先,在野党势必继续进行追究或以此作为把柄;其次,对这种为一己或一党之私而滥用解散权的首相,民众也会存在相应的不满;最重要的是,安倍大肆说谎,极力与丑闻撇清干系的做法影响十分恶劣,有学者认为并非才能而是诚信这一“中心形象”的崩塌是安倍支持率大幅下跌的导火索。可以说,在这场“政治投机”中赌赢了的安倍,只是暂时的小胜,并未完全摆脱丑闻风波的不利影响。

 

(二)“安倍经济学”受到质疑

 

“安倍经济学”是指安倍2012 年上台以来实行的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政策,主要手段为实行大规模的货币量化宽松、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及长期增长战略,安倍本人称之为“三支箭”。前两个政策可以说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也带来了负面的影响。比如加大货币的印刷量,客观上促进了日本国内经济的发展,但也导致了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使日元贬值,虽有利于出口但也导致周边国家的不满。最主要是“第三支箭”的问题。有学者认为安倍的第三个政策基本处于“脱靶”状态,结构性改革进行的并不顺利,大部分政治资金都用于修改宪法和恢复军队。[5] 在政治资本一定的条件下,医疗、劳动法改革等结构性问题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这些棘手却与民众息息相关的问题都被安倍政府搁置了。从短期看,“安倍经济学”确实起到了较好的作用,但显然长远看来过于乏力,因此饱受质疑在所难免。

 

(三)自民党党内的压力

 

派阀是日本政治的原点,战后日本政坛的每一次大变动都有派阀活动的身影,派阀成为“党中之党”,左右着自民党政治家的聚散离合,并影响着日本政坛发生结构性变迁。[6] 在自民党内部,以“大嘴”出名的前首相、现任副首相兼财务大臣的麻生太郎,在安倍连任后多次曝出选举胜利“多亏了朝鲜”“胜选有朝鲜一份功劳”等言论,鼓吹“面临国难的选举”,引起舆论哗然和在野党的猛烈抨击;[7] 还有,担任多年防卫大臣的石破茂在之前的党总裁选举中虽然输掉但依然蠢蠢欲动,其派阀水月会的目标就是使石破茂当上首相,这也给安倍增加了压力;另外,担任总务相的野田圣子在之前的记者会也强调了参选的意愿,表示“希望总裁选举时总有女性候选人”,但因没有得到20 名推荐人而放弃。可以说,自民党内部派阀林立,这有利于党内民主的建设,同时也会存在分歧,这些分歧的加剧会对安倍新的任期产生不可小视的影响。

 

三、安倍晋三连任对日本政治走向的影响

 

(一)执政时间延长

 

2016 7 月,安倍在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取得参议院选举胜利后就开始酝酿延长总裁任期。随后,在安倍授意下,自民党“党和政治制度改革实行本部”开始研究修改党章。同年11 1 日,自民党召开总务会,批准将党章中规定的“最多两届六年”的总裁任期延长为“最多三届九年”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