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外海事担保纠纷的中国法院管辖权

作者:张少敏时间:2021-01-25 11:17:23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55次 ]

涉外海事担保纠纷的中国法院管辖权

张少敏

(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上海,浦东新区,201306)

摘要:在海事诉讼中,大量案件都涉及到海事担保制度问题的处理。海事债权人总是面临着从一个无利可图或不道德的债务人那里无法实现债权的威胁。在涉外海事担保合同纠纷中,当债权人为境外公司且无可供执行财产时,债权人可在中国有管辖权的海事法院起诉中国籍担保人保障其债权利益。本文从海事担保涉及的含义结合司法实践相关的案例,对涉外海事担保合同中国法院的管辖权进行研究并提出自己的思考。

 

关键词:海事担保;司法实践;管辖权

 

一、海事担保概述

(一)海事担保的由来

海事诉讼的特点是涉案主体多、案件标的额大、涉外性很强。因此,保证海事担保程序有效率、充分得进行是海事诉讼中尤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法庭诉讼中,即便原告符合了管辖要求,并从有管辖权的法院获得了判决,仍可能有执行问题。在判决和执行的中间阶段,被告可能已经无力偿债或者有机会将资产转移至境外。因此,在进行诉讼或者仲裁之前,原告可以诉诸于暂时的担保措施,以便确保任何可能对其有利的判决能够被执行。涉案当事人适时的设置海事担保不仅能减少因支付现金保证金而造成的资本占用有效避免因船舶或财产被扣押而产生的各种损失和费用,保证在被扣押的船舶或财产被释放后支付判决书或仲裁裁决书所列款项,还能提高企业商业信用。

(二)海事担保的分类

海事诉讼担保根本上提供给债权人的是一种法律责任担保,它的方式为提供现金或者保证、抵押或质押。简而言之它包括现金担保人保(即信用担保)两种方式。

目前,海事诉讼信用担保的主体一般为银行、保险公司和保赔协会,专业担保机构的普及率不高

 

二、涉外海事担保司法实践中的案例分析

深圳市天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诉艾斯克拉温尼斯租船公司(下称艾斯克拉温尼斯公司)海事担保合同纠纷一案双方当事人约定就涉案担保函引起的纠纷由英国伦敦的高等法院管辖,但涉案双方当事人的住所地、主合同和担保函的签订地等与英国伦敦均无实际联系

本案争议的问题是其向被上诉人艾斯克拉温尼斯公司提供的担保函第(4)条约定由英国伦敦的高等法院管辖的协议管辖条款是否合法有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三十一条第一款关于“涉外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侵权行为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外国法院管辖”。天佶公司认为:第一,根据文义解释,上述法条第一款使用的措辞是当事人“可以”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外国法院”管辖,而不是“必须”选择。且还没有规定“不得”选择“与争议没有实际联系”的外国法院,也就是指中国法院专属管辖的案件。由该条第二款作出规定,使用了“不得”协议选择外国法院的管辖等措辞。因此,根据上述解释,在不违反中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情况下,当事人选择英国伦敦的高等法院应当有效。第二,即使根据该规定,当事人必须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外国法院”,那么该条款并非穷尽性规定,当事人可以选择除所列举的六种法院之外的其他法院管辖。艾斯克拉温尼斯公司提交的《租船确认书》《担保函》明确规定,担保受英国法约束,并且根据英国法解释。

原被告双方的住所地、主合同与担保合同的签订地、履行地以及标的物所在地和侵权行为地都与英国伦敦没有关联,除《租船确认书》《担保函》中约定了解决争议所应适用的法律并无其他实质性的连接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若干规定》第31《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六条第二款第六项关于海事诉讼的地域管辖的规定,广州海事法院应当具有管辖权。

三、涉外海事担保司法实践中的案例引发的思考

不同国家的法律,其内容和法院对个案的适用可能有很大的差异。因此,必须在合同中说明哪些法律应该适用。否则,以后就会有一种危险,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只为了适用哪条法律而争斗不休。在司法实践中,涉外海事担保合同涉及的中国法院管辖问题,首先要明确主合同(《租船确认书》)和担保合同(担保函)的协议管辖是否一致。在担保合同明确约定通过诉讼解决时,担保合同亦不受主合同仲裁条款约束。就本文所评析的案件,主合同和担保函中都约定了由英国伦敦的高等法院管辖。

其次,应确定协议管辖是“排他性”管辖或“非排他性”管辖。排他性管辖权是指约定的管辖法院在不受其他法院管辖的情况下裁决某一案件的权力,它是决定某一特定类型案件的唯一法院。非专属管辖权条款的使用在涉外海事担保合同中很常见。它表明当事各方同意非排他性地将因合同而产生的任何争端提交具有特定管辖权的法院,同时使当事各方可以自由地在任何其他管辖权的法院开始法律程序。

由我国《民诉法解释》第30可知,我国民诉法的原则是协议管辖优先。笔者理解为,只要关于管辖的约定中并未明示约定法院为“非排他性”管辖,则该管辖协议即为“排他性”管辖约定,可以排除原本具有法定管辖权的中国法院的管辖。但如果一方当事人诉至中国法院,依照我国关于协议管辖的现行制度进行审核,具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34条的管辖协议将被认定为无效,我国法院可直接依据上述法条关于法定管辖的规定对案件行使法定管辖权。

如担保人无境外财产可供执行,当事人获得中国海事法院对涉外海事担保合同纠纷的管辖权便成为维护其正当权益必经之路。因此,在合作初期签订主合同和担保合同之时,当事人应根据自身情况权衡利弊,对上述合同作出明确、有效的条款约定,以防日后有提起诉讼之需却发现担保人在境外有管辖权的国家或地区并无可供执行财产,而中国海事法院对相关海事担保纠纷又不具有管辖权,费时之余又损失利益。

 

 

参考文献:

  1. 张利民.非排他性管辖协议探析[J].《政法论坛》第32卷第5

  2. 论专业信用担保在海事担保中的应用[J]. 崔淑萍,邢远扬,蒋跃川.  中国海商法年刊. 2003(00)

  3. 海事法[M]. 杨良宜. 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 . 1999

  4. 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的根据及其新发展[J]. 赖紫宁.  中外法学. 1999(02)

     

    作者简介:

    张少敏1994),女,汉族,福建硕士在读(硕士),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主要研究方向:国际法学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