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民营企业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相关问题分析及风险防控

作者:刘春杰时间:2020-12-27 10:14:09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68次 ]

 

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68号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三庭刘春杰收

 

涉民营企业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相关问题分析及风险防控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辽宁,沈阳 110013

摘要:在我们的审判实践中,很多民营企业和企业家们法律风险意识不强,知识储备不足,导致经营出现漏洞,引发诉讼纠纷,影响了企业正常发展。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民三庭针对民营企业经营活动中易发生纠纷的风险环节,结合司法实践中梳理出的比较常见的纠纷进行类型化分析,本文即针对民营企业经营活动中易发生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结合司法实践对相关问题及风险防控进行分析及梳理

关键词民营企业 民营企业家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 风险

民营企业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位之一,是市场经济活动的重要参与者,民营经济良好发展是国家之福也是社会之幸。在我们的审判实践中,很多民营企业和企业家们法律风险意识不强,知识储备不足,导致经营出现漏洞,引发诉讼纠纷,影响了企业正常发展。为了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向民营企业发展提供高质量的司法保障,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民三庭除了妥善审理每一起涉民营企业纠纷外,还针对民营企业经营活动中易发生纠纷的风险环节,结合司法实践中梳理出的比较常见的纠纷进行类型化分析,本文即针对民营企业经营活动中易发生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结合司法实践相关问题及风险防控进行分析及梳理

一、处理股东资格确认纠纷难题应当坚持的基本原则

公司的团体性特征使得围绕公司易发生内外多种相互关联甚至冲突的法律关系,而作为最有活力的市场主体,公司的创新性实践时常走在立法、司法解释的前面,上述两个因素的叠加,造成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件审理中法律适用难的问题相对突出。民营企业及企业家在处理相应法律问题时,首先应了解并遵循以下三条原则。

1.公司内外有别,交易安全为先

公司纠纷案件作为典型的商事案件,有着不同于传统民事案件的内在特殊性,审理公司纠纷案件应当努力揭示并遵循其特殊的规律性要求,树立符合公司纠纷案件内在规律的审判理念。对于内部纠纷,应着重探究并尊重内部各相关主体的真实意思表示。对于外部纠纷,则应坚持商法的外观主义,保护公司外部主体对公示信息的信赖。当内部法律关系相关主体的利益与外部法律关系相关主体的利益产生冲突时,应当优先保护外部善意第三人利益,以维护交易安全。

2.公司内部治理与司法介入

当公司无法通过内部治理机制有效处理纷争,公司秩序受到威胁,相关主体利益失衡时,需要必要的司法介入进行矫正。但如随意介入,动辄否定公司及相关利益主体作出的商业判断,不仅使之成为反悔利器,还将大大压制公司的活力,弊大于利。总之,在公司自治与司法介入的关系上,应当以尊重公司自治为原则,以司法适当干预为补充和例外,保持司法克制,做到慎重介入和准确介入。

3.资本认缴,鼓励投资

对于将法定资本制改为认缴资本制引发的法律适用难题,我们认为,司法必须贯彻资本改革的立法本意,树立鼓励投资理念,否则,过于考虑债权人利益保护,可能会将资本认缴制客观上变回实缴制,导致立法目的落空;同时,司法应当注意发挥商事法律制度维护交易安全的整体功能,在公司法、合同法等提供的保护手段之外,挖掘破产法等法律提供的制度救济手段,妥善平衡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在尽力维护交易安全的同时,实现鼓励投资创业的目的。

民营企业治理中有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风险点

1.违反资本维持原则的风险

民营企业注册资本的真实与充足不仅有利于保护企业客户利益,更与企业及股东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企业注册资本虚假、或者在经营过程中被抽逃,或者设置期限超长的注册资本认缴期限,都可能使企业股东丧失有限责任制度的保护而被卷入债权人提起的诉讼中。

2.隐名投资下的权利风险

一段时期内,受当时法律、政策的局限,或者出于自身经营策略等需要,股东资格名实不符的情况较多,应当及时通过变更登记或订立合同来厘清双方权利义务。隐名投资虽然不被法律完全禁止,但蕴藏较大法律风险,法律对隐名投资人的股东资格认定标准要求非常严格,建议企业和企业家尽量不要选择以隐名方式与他人共同设立公司。

3.拒绝股东行使知情权的败诉风险

中小股东了解公司经营情况有时候会受到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限制,股东知情权诉讼是保障其权利的重要途径。只要股东没有不正当目的,公司或实际控制人不能拒绝其行使知情权。

三、民营企业治理中有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与关联问题的甄别

1.隐名出资与借款的甄别

隐名出资情形下,实际出资人出资后虽未当然获得股东资格,但已通过间接行为与公司有了关联,在符合程序要求的情形下,这种关联可能进一步转变为股东与公司的关系。无论是完全隐名情形,还是不完全隐名情形,实际出资人的收益权都是股东权的一部分,必然存在盈亏的不确定性。因此,如约定享有固定收益,实质等同于名义股东向实际出资人借款,应认定构成借款关系。这样处理,也有利于防止当事人通过签订名为代持股、实为借款的协议规避民间借贷中关于利率上限的相关规定。

2.隐名出资与冒名出资的甄别

在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纠纷、股东出资纠纷等案件中,被要求承担责任的股东往往以其系被冒名登记为由提出抗辩,而在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中,公司可能主张登记的股东仅是冒名股东,没有股东资格。被登记公示的股东究竟是隐名出资中的名义股东,还是完全不知情的冒名股东,需要甄别。有的意见认为,如能确定工商登记中的签名非本人所签,即应认定冒名登记的事实。我们认为,隐名出资关系建立的前提是双方之间达成了一方登记为股东、另一方负担出资并享有相应投资收益的一致意思表示。如登记股东未作出该意思表示,甚至不知晓登记事宜,出资方虽亦“隐名”,但双方无意思表示一致,不可能建立隐名出资关系,应认定为冒名出资。同时应注意,仅通过工商登记签名来判断是否为冒名股东,将意思表示方式限定为签名,未考虑到默许、追认等其他表示方式,失之于片面,应结合其他事实综合判断。

民营企业治理中有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的风险防控

1.问题提出

在审判实践中,经常涉及登记股东向法院起诉公司,请求确认其非公司股东,而是被冒名登记。经查,该公司资不抵债,且有众多债权人,法院因此驳回其请求,是否妥当?如下述案例:

甲属名义股东代乙持股,甲认为公司资不抵债,且存在出资不足的事实。甲请求否认其股东资格。此时法院基于第三人利益保护问题,一般驳回甲的申请,即使甲可以提供签名并非其所签的证据。如果此时另一案件正在发生,实际股东乙得知公司所有的土地将要规划到新的开发区,土地升值数十倍,基于对公司前景的美好期待,在公司其他股东认可乙股东身份的情况下,乙请求确认其为公司股东。乙的请求已经符合公司法解释24条的规定,可以认定其为公司股东。但因为前有对甲请求驳回的判决,所以乙的请求,很难支持。因为,同一股份,不可能有两个对应的股东。应当如何处理此类问题?

我们认为登记股东否认自己的股东资格问题,长期以来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难题。一方面当事人被冒名登记、稀里糊涂作股东的情况确实存在。另一方面,实践中也存在大量公司资不抵债时,虚假出资股东和抽逃出资股东为逃避被追缴出资不足责任,恶意申请否认股东资格的情况。

公司经营业绩良好,年年分红时,很少有人提出否认自己的股东身份的情况。通常是公司资不抵债,有众多债权人要求公司和股东承担连带责任时,登记股东此时要求否认自己的股东身份。当事人提出的理由通常是未参与实际经营,未参与分红,公司设立申请和公司章程的签字并非自己签名,并且申请鉴定签名的笔迹。对此应当如何处理?

2.对策分析

依据客观情况,还原事实真相,依法确定当事人的身份。确认的原则是:原告是否与股东集体达成入股协议,即原告要加入公司,并存在公司其他股东同意原告加入公司的要约与承诺,如果不存在该事实上的要约与承诺,则应尊重客观事实,否认原告的股东身份。而不论公司是否资不抵债。

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在否认原告股东身份的同时,需要考虑对第三人信赖利益保护问题。否认原告的股东身份并不等于否认其应承担的责任。具体说来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登记的股东如果与股东集体达成入股协议,则据实确认该登记股东为公司股东,其否认股东资格的请求,不能支持,此时其自然应当对外承担相应责任。

第二,如果该登记股东不符合确认股东资格的标准,即其与股东集体未达成入股协议,则不应确认其为公司股东。但如果登记股东对于公示登记行为明知而不反对,即默认自己的股东身份,原告应当受此公示行为的约束,应对公示产生信赖的第三人的利益承担责任,这是商事外观主义原则的体现。法院在否认其股东资格的同时,在判决中表述:自某某时间起,确认原告不具有股东资格,对于此前因登记引发的股东责任,不受影响。

如此处理,既尊重了客观事实,又避免了名义股东的规避法律的行为,能够很好协调司法实践中的冲突。如果登记股东仅是名义股东,登记股东想以公司股东身份向公司主张权利,则司法应当持否定态度。

第三,该登记股东经审查,其完全处于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冒名,应当支持其否认股东身份的请求。公司之债与其风马牛不相及,无人可以要求其承担责任。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