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视角下数据财产权的流转

作者:王礼仪时间:2021-10-09 10:52:56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21次 ]

  知识产权视角下数据财产权的流转

  王礼仪

  (贵州民族大学人文科技学院,贵州,贵阳 550000)

    摘 要:我国如今并未明确数据的法律属性和数据财产权的权属,但身处于数字经济时代,促进数据的流通以激发数据的资产价值是社会发展的首要价值目标。知识产权制度独特的制度目标、规制对象与数据这一新型客体有重合之处,所以在不改变现行制度的框架下,知识产权制度可以成为研究数据财产权的最优研究视角和制度借鉴方案。本文从数据权利的基本概念入手,在对现有学说进行归纳的基础上,尝试通过知识产权的视角在现有制度框架内寻找适用于数据财产权流转的规则。

  关键词:数据财产权;知识产权;流转规制

  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的价值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数据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信息存储、传播、复制的形式。并称为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三大基础性战略资源的是能源、物料、信息,而信息的交互是一切得以形成的基石,包括专业化分工、商品交易、市场价格等。1 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数据的流转承载着信息交互这一重要功能。

  但技术的发展也使人们间的数据民事纠纷频发。但在大数据飞速发展的时代,数据作为一种新的发展资源是商业竞争的必争之地。对其概念的界定不可避免得成为法律必须面对的问题,但法律对数据财产权方面的界定一直比较滞后,且我国对数据的法律属性理论性研究一直较为缺失。本文认为,对数据的理论和法律属性的探索并不是首要任务,当务之急是让数据这一新兴资源充分发挥其资产价值,所以需要寻找出一套现行可用的对数据财产权流转的调整规则。

  一、数据权利概述

  数据,按照现有的制度框架若直接论证其为权利或者将其权利化是没有争议的,可以看到数据在大数据时代的财产性、可支配性、可流转性,所以应该肯定数据权利的存在。

  虽然由于数据客体特定性和主体既分散又多元等特性,使数据权利化面临着困境,但并不意味着数据权利化缺乏正当性。

  如今学界对数据权利的研究尚处在概念成型阶段,数据权利之概念、性质、主体、客体、内容等问题尚无定论。接下来本文尝试在总结学界各学者的观点上对数据权利的内涵作出界定,以便于后续研究数据财产权流转的行文。

  数据的权利主体包括但不限于个人、信息业者、部门机关、国家等,这导致了数据权利是一项复杂的权利。简而言之,数据权利主体不同,享有的数据权利也不同。权利主体是个人时,其所享有的数据权利可以称为个人数据权;权利主体是信息业者时,其所享有的数据权利可以称为数据财产权。

  (一)个人数据权

  在大数据时代以前,有关的个人信息一般被纳入隐私权的调整范围,其实“隐私”也并没有准确的法律定义。但在通识上,“隐私”是较个人信息范围更加窄的,“隐私”特指个人私密的生活内容,区别于可以被他人公知的生活内容,如姓名、性别等。而在大数据时代信息的交互被数据的流转承载着,也可以说个人信息被数据所承载。正如前文所述,“隐私”的范围较个人信息窄,所以在数据承载不属于“隐私”

  范围的个人信息时,隐私权就鞭长莫及了。

  个人数据的核心在于“可识别性”,意即可以通过该数据准确追踪关联到个人的数据,不止个人的相貌、指纹等生物数据,还包括个人被储存在云端的一切行为数据。“可识别性”这一个人数据的核心体现在世界范围内对个人数据的法律保护里,比如世界经济与合作组织在 19 世纪 80 年代发布的《隐私保护与个人数据跨境流动的指导方针》,这一部法案是世界范围内首次提出个人数据保护的法律文件,虽然该法案最终没有在成员国中得到统一实现,但其将个人数据的“可识别性”作为数据权的一项重要特征在对个人数据的定义中加以强调了;再比如欧盟颁布的“GDPR”(General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第四条“Definions( 定义 )”

  中的内容:“个人数据”是指与已识别或可识别的自然人(“数据主体”)有关的任何信息;可识别的自然人是指能够直接或间接识别的人,特别是通过参考诸如姓名、身份号码、位置数据、在线标识符或与该自然人的身体、生理、遗传、心理、经济、文化或社会身份有关的一个或多个因素。1 在欧盟颁布的这一《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中》,个人数据定义中还有一个核心概念,就是“Relating( 相关 )”。

  在世界范围内的立法中,个人数据的权利有很多称谓,比如美国学界的个人信息控制权和信息隐私权、日本学界的个人信息权等。本文认为,个人数据权不是指个人对承载个人信息的数据自由支配的权利,而是对承载个人信息的数据进行“信息化处理”的支配和控制的权利。纵观学界对个人数据权的学说,都首先肯定了个人数据的人格利益。代入到今天的数字经济时代,个人数据权体现的就是“数字化人格”

  的特征。2

  (二)数据财产权

  1、数据财产权的界定

  Volume(大量)、Variety(多样)、Velocity(高速)、Value(价值)和 Veracity(真实)这五个特征是来自于《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中对数据特征的描述。数据作为一种新型资源,为了利用其背后的资产价值催生出了一种新的权利形态——数据财产权。数据财产权客体是数据主体将原始数据经过“去可识别性”后的数据集合体,这些数据的使用在不侵犯个人数据权的前提下是可以通过流转发挥其资产价值的。在对数据财产权权利内容分配的主流学说中认为,应该看到数据财产权和物权的相同之处,根据物权中所有权的绝对权性质,数据财产权的权能应该包括对数据的使用权、处分权和收益权。3 即数据收集主体以信息业者为代表,针对“去可识别化”的数据集合享有包括上述权能的数据财产权。

  2、现有学说评述

  对于数据财产权,学界对其法律属性的界定主要有财产权说、人格权说、知识产权说、商业秘密说等主张。本文认为,人格权说将数据看作一种具体人格权的主张过于依赖于传统的法律框架,并没有重视数据中的人格权属性与传统人格权又有所不同,其实质上更加接近于一种“个人信息资料权”。

  数据权利中的人格利益和财产利益是可以区分开来的,虽然传统人格权现今也开始体现出财产权益,如将自己肖像授权他人做广告使用,但自然人的人格权仍然具有不可流转性,专属于个人,即使其具有了财产利益,这就区别于数据财产权。

  而财产权说则和人格权说恰恰相反,财产权说重点关注了数据中的财产利益,认为数据权利主体享有使用、处分和收益权利。但其实数据财产权比传统财产权少了占有这一权能,比如在数据收集主体以数据为标的完成交易后,在合同没有约定不可二次交易的情况下,数据收集主体是仍然保有其所交易的数据的,所以数据权利主体并不是必然享有数据的占有权能。

  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主要是由我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

  提供的,商业秘密说只着眼于企业不为公众所知悉的商业数据,而商业秘密只是我国庞大数据库的冰山一角,所以这一观点失于片面。另一层面上,商业秘密与数据有其相似之处,他们都不可能通过划定产权而获得保护。因为划定产权就需要对这部分商业信息或者数据公开,但公之于众的商业秘密或者数据其实就已经失去了其内涵的商业价值。这时知识产权说就体现了其优越性,因为要实现数据的财产价值但又不能通过公示或公开来确定权利边界,而知识产权说将数据视为一种特殊的知识产权,其制度设计就解决了这一困境。

  二、知识产权视角对数据财产权的研究意义

  知识产权制度有其独特的制度目标,为了保护人类创作的智力成果,知识产权制度赋予经过其标准检验后被认定为智力劳动成果的人类思维结晶专有权利。当技术与经济的发展使得符号表达之上的市场利益变得极其重要时,需要制度进行分配,否则会引起社会秩序的混乱。4 所以当数据开始影响市场利益分配时,则更应该通过法律实现对社会发展的控制,即通过法律发现、确认和保护新型利益。知识产权制度将新型被选定的利益纳入制度的保护范围,制度的设定又兼顾了权利人的利益和公共利益,比如知识产权制度里的保护期限,给予权利人保护的同时又考虑到了社会的进步,在个人与社会的利弊得失中作出了出色的法益衡量。

  其次数据财产权与知识产权具有相似的规制对象。知识产权的特性都主要来自于智力创造成果作为一种特定信息所具有的共享性。5 正如前述数据承载着信息,而信息与知识产权的性质上也有相似性。且以非物质性的智力成果为规制对象的知识产权制度与数据财产权无疑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哈佛大学法学院乔纳森·齐特林教授指出:“在我看来,支持知识产权保护的人和支持隐私保护的人之间有着深厚联系。

  他们有一个共同意愿就是控制信息如何分配。”6三、既有法律保护选择

  知识产权制度是为保护非物质性财产所设立的制度,在我国现行知识产权法律框架内数据财产的流转是能够受到多项法律的保护的。

  (一)反不正当竞争法

  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9 条第 3 款的规定 ,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商业秘密在性质上,仍然可以定义为一种信息内容,只是这种信息内容体现在与企业的技术和经营状况相关上。虽然商业秘密一般以文档、客户信息、核心技术文件等形式存在,但法律所想要保护的是关乎企业经营核心的信息的内容。在互联网交易模式下,针对企业数据,如果符合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对商业秘密的特征,是可以作为商业秘密受到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保护的。首先,企业数据必须来源于非公开途径,因为来源于公开途径将不符合商业秘密“不为公众所知悉”这一要求。

  其次,企业必须对这部分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实践中,企业主张被侵权数据为商业秘密应受到保护的主张也曾受到审理法院的支持。

  综上,商业秘密作为一项知识产权,构成商业秘密的企业数据的转让并不会受到限制,仍然可以由其所有人通过商业秘密转让合同的形式向他人提供或转让该项企业数据,以让渡该项数据的一定限度内的使用权来换取一定的报酬。转让构成商业秘密的企业数据的表现方式有:独占性转让、排他性转让以及非排他性的一般转让。

  (二)著作权法

  数据收集主体通过对所收集数据的加工、分类、筛选等操作,将给数据添附其本身所不具有的价值。比如电商网站对消费者的搜索记录和查阅时长等数据进行收集,并分析对比所有数据信息后,将得出的规律和数据集合去可识别性后出售,此类的数据集合可以为商家经营提供具有经济价值的参考。而由此形成的数据集合非常接近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汇编作品。这里提到的数据收集主体一般而言可以分为国家有关机构与企业。我国著作权法对汇编作品的定义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

  中的定义基本相同,其中“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

  也属于汇编作品的范围,所以我国著作权法所规定的汇编作品理论上已经含括了数据这一客体。同上述依靠商业秘密保护,主张作为汇编作品受到保护的做法在实践中也是可以获得法院支持的。比如广东省佛山鼎容科技有限公司与济南白兔信息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审理法院认为:数据本身不构成作品,不具备独创性,但对数据的选择或编排具有独创性的数据库,可以纳入汇编作品的范围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汇编作品的著作权人在行使其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但个体数据并不体现财产价值和不具有独创性,个人原始的数据是不具有著作权的。所以当数据财产作为汇编作品受到我国法律保护进行转让时,需要注意的是不能侵犯个人数据权。

  (三)专利法

  自 2017 年 4 月 1 日起施行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修改 < 专利审查指南 > 的决定》中,将专利保护范围扩大到具有技术特征的商业模式和商业方法。本文认为,如信息业者收集和统计数据的方法、分析所收集数据的方法等应属于具有技术特征的商业方法,而不属于《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一章节不授予专利权的申请中提到的“智力活动的规则和方法”。在实践中美国等国家已经承认商业方法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被授予专利权的,虽然其判断标准尚未统一。如美国专利商标局在 1997 年的《Manual of Patent Examiningprocedure》的第 705 类中增加了指导审查商业方法申请专利的内容。

  四、结语

  在数字经济时代下,回应技术发展所带来的衍生物的法律属性成为眼下关键且迫切的法律课题。知识产权视角对于保护制度财产权的流转的确提供了许多制度选项,但不可否认现行法律框架已难以容纳数据这一新型客体,正如当年知识产权发展时所面临的困境。所以是否构建具有全新内涵的数据财产权以及数据财产权制度应该如何构建还有赖于进一步的研究,以实现德国学者 Steinbeck 所言的“无形客体财产权的源动力”。

  参考文献:

  [1] 亚当·斯密 .《国富论》[M].[ 北京 ] 华夏出版社 .2012 年版 .

  [2] 王秀秀 . 大数据背景下个人数据保护立法理论 [M].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8 年版.

  [3] 肖建华 , 柴芳墨 . 论数据权利与交易规制 [J]. 中国高校社会科学 .2019(01).

  [4] 李琛 . 知识产权法基本功能之重解 [J]. 知识产权 .2014 年(07).

  基金项目:贵州民族大学人文科技学院科研基金项目 编号:19rwxs001

  作者简介:王礼仪(1995-),女,汉族,广东韶关人,贵州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民商法。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