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起重大民事案件的法理解析

作者:刘建平时间:2021-06-04 14:46:16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179次 ]

作者简介:刘建平(1962—),男,汉族,湖北黄冈人,本科,中共武汉市委党校法学教研部法学教授,研究方向:法学。

 

对一起重大民事案件的法理解析

刘建平

中共武汉市委党校法学教研部湖北武汉430023

摘要从民法学的角度来看,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之一是意思自治;从民事诉讼法学的角度来看,民事诉讼的举证规则一般是谁主张谁举证。本文所涉民事案件的败诉当事人由于在民事活动中运用意思自治原则有瑕疵,由于在应诉过程中没有依法及时举证,导致在一审判决后上诉也无法挽回败诉和事与愿违的局面,其教训极为深刻。

关键词民事案件法理解析

 

一、案件的基本情况

   2019年11月9日16时许,李新某驾驶未登记“凯立克”牌正三轮轻便摩托车,载其孙女李金某、李俊某及村民张红某沿某某县某某镇某某线自西向东行驶,行至某某湾路段左转弯时,遇被告吴丛某驾驶牌号鄂KF5123小型越野车对向行使,两车在道路北侧发生碰撞,造成李新某、李金某死亡,李俊某、张红某受伤及车辆损失上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李俊某在某某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5天,花费门诊费用397.28元、住院费2296.70元,张红某花费门诊检查费395.12元,李俊某、张红某医疗费用共3088.94元均由原告方垫付。该事故经某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第201906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吴丛某忽视道路交通安全,在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况下,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使,未依法降低行驶速度,是造成事故发生的原因;李新某忽视道路交通安全,在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况下,驾驶货运机动车违法载客上道路行驶,且未遵循“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先行”的规定,是造成事故发生的又一原因。吴丛某、李新某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李金某、李俊某、张红某无责任。

2020年1月16日,被告吴丛某(父)、吴永某(子)作为甲方,原告李建某、吕秀某等5人作为乙方,在某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主持下达成赔偿协议,约定:“一、甲方自愿赔付乙方死者李新某、李金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人民币82万元,甲方先向乙方赔偿46万元(含前期给付丧葬费6万元),余款由乙方向某某县人民法院起诉甲方及相关保险公司进行追偿,法院终审判决后,保险公司应赔偿部分如不能及时赔付到位,由甲方在2021年2月28日前将36万元一次性赔付到位,后再由保险公司将其应赔部分直接付给甲方;保险公司在商业险内对乙方赔不赔偿,与乙方无关,甲方必须赔偿乙方82万元......”等内容。协议签订后,被告吴丛某、吴永某已先期向原告方赔付460000元。另查明,肇事车辆牌号为鄂KF5123的三菱牌小型越野车,原系被告某某烟草公司所有,原牌号为鄂Q13602;2019年8月22日被告吴永某以43万元的价格竞拍取得该车辆,2019年8月27日,被告某某烟草公司与被告吴永某签订《车辆转让协议》,次日将车辆移交给被告吴永某;该车于2019年9月4日变更登记,牌号为鄂kF5123,被告吴永某系登记车主。2019年8月28日,被告吴永某以被告某某烟草公司为被保险人在被告人寿财保某某支公司处为肇事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交纳保险费,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额为100万元,不计免赔。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期间内。

2020年5月底,原告李建某等6原告分别以吴丛某、吴永某、湖北省烟草公司某某公司、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为被告,诉诸于某某县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各种费用1139745.70元,按50%比例为569872.85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赔付;2、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二、对一审民事判决的法理剖析

    2020年10月13日某某县一审判决下达:一、由被告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向六原告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115191.82元,在商业险范围内按责任比例赔偿508025元,赔偿款均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被告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115191.82元后有权向被告吴丛某主张追偿权。二、驳回六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收到一审判决书以后,被告吴永某、被告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十分不满,立即表示上诉。从事实来看,本案虽然2019年8月28日,被告吴永某以被告某某烟草公司为被保险人在被告人寿财保某某支公司处为肇事车辆投保的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交纳保险费,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额为100万元,不计免赔。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期间内。但是,肇事者无证酒驾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其过错是十分明显的,危害是很大的,法律有明确的惩处规定。一般认为对于此种情况,保险公司是免责的。而本案,保险公司被列为唯一的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交强险和商业险共承担62万余元,保险公司不服判决,强烈要求上诉的意愿是可以理解的。

本案原告在开庭过程中,已向法庭提交了被告人之一的肇事者无证酒驾的确凿证据,作为被告的中国人保公司某某支公司,在举证环节,必须向法庭提交保险合同,并在法庭讲明根据保险合同的相关条款,即无证酒驾、保险公司免责的条款。遗憾的是保险公司没有这样做。所以要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应该说法院的判决是公正的。保险公司一审没有举证,导致败诉。

一审法院没有判决被告吴永某、被告吴丛某承担赔偿责任,主要理由是:被告吴永某、吴丛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依法及时向法庭举证且提交了法律依据。肇事车辆的交强险、商业险保单及相关保险的车辆标识,证明肇事车辆在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进行理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于上述原因,加之保险公司没有依法及时向法庭提交“免责”证据,且其责任限额有100万,可以足额承担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62万余元。基于被告保险公司在法庭“对交强险部分如赔付原告相关损失,保留对侵权人的追偿权”的辩称,且相关法律有明确的规定,因此一审法院的判决是合法公正的判决。

本案一审法院没有判决被告吴永某、被告吴丛某承担赔偿责任,为什么被告吴永某不服一审判决、强烈要求上诉呢?这是因为在一审开庭过程中,被告吴永某、吴丛某通过其共同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要求法庭将2020年1月16日,被告吴丛某(父)、吴永某(子)作为甲方,原告李建某、吕秀某等5人作为乙方,在某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主持下达成的赔偿协议与本案一并处理。而且六原告在开庭时也将上述赔偿协议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被告吴永某、吴丛某认为:根据双方达成的上述赔偿协议总额是82万,被告吴丛某、吴永某已向六原告支付赔偿款46万元人民币。一审判决既然已判决被告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向六原告赔偿623216.82元,那么被告吴丛某、吴永某只需向六原告赔偿196783.18元。而被告吴丛某、吴永某已向六原告支付46万赔偿款,法庭应该将此协议与本案一并处理,判决六原告向被告吴丛某、吴永某退还赔偿款263216.82元。而一审法院

作出这样的判决,没有将此协议一并处理。对于六原告而言,若按一审判决执行,加上被告吴丛某、吴永某已付的46万赔偿款,六原告的总赔偿款将达到1083216.82元,这大大超过了六原告与两被告达成的赔偿协议确定的赔偿总额82万,六原告是满意的。此次官司完结后,如果被告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向六原告依法履行判决,向六原告赔偿623216.82元以后,马上会起诉无证酒驾的被告吴丛某、以及与被告吴丛某一起喝酒、并将车子借给被告吴丛某的被告吴永某,要求两被告向原告中国人寿财保公司某某支公司连带返还赔偿款623216.82元,因为交警的笔录里面有被告吴丛某与被告吴永某一起喝酒、被告吴永某将车子借给被告吴丛某的事实,很显然被告吴永某应承担连带责任。这样一来,加上被告吴丛某、吴永某已先期向六被告已支付的46万元,被告吴丛某、吴永某要支付赔偿款1083216.82元。被告吴永某不服,要上诉自然是可想而知了。基于意思自治原则法院这样处理并不违法。本案被告吴丛某、吴永某的教训在于在运用意思自治原则签订协议时条款不严密,未考虑各种预案,以至于出现不利局面。

本案之所以没有判决被告某某烟草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是因为该公司非本交通事故的责任主体。被告吴永某于2019年8月22日在拍卖会上拍得涉案车辆鄂KF5123(原鄂Q04848),于2019年8月27日签订了《车辆转让协议》,办理了车辆交付,并于2019年9月4日办理了车辆转移登记,买卖手续齐全,合法有效。《物权法》第23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

    三、本案的思考

本案在二审审理过程中,由于上诉人中国人保公司某某支公司依然没有向二审法庭提交免责的确凿证据,上诉人吴永某撤回上诉。最终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一审原告的执行款项已执行到位。本案留给人的思考是:

1、在民事活动中,精准地运用“意思自治”原则、在民事诉讼中精准地运用“谁主张谁举证”原则,是维权的关键。

从民法学的角度来看,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之一是意思自治;从民事诉讼法学的角度来看,民事诉讼的举证规则一般是谁主张谁举证。本案的败诉和不利当事人则相反,由于在民事活动中运用意思自治原则有瑕疵,由于在应诉过程中没有依法及时举证,导致在一审判决不利后上诉也无法挽回败诉和事与愿违的不利局面,其教训极为深刻。

2、一审民事判决、二审民事裁定体现了法官高超的业务水平,依法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受害方的利益。

一审、二审法官在案件审理中,紧紧抓住《赔偿协议》的漏洞,利用保险公司的举证不能,利用法官的职权,依法运用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受害人的利益。

3、本案的起因是无证酒驾引起的,当事人的教训是深刻的。

本案的起因是肇事者无证酒驾引起的,造成两死两伤的严重后果。特别是车主在知道其父饮酒的情况下,依然将车钥匙借给其父亲,将车借给其父亲驾驶,以致发生这样严重的后果,其教训是深刻的,社会公众均应吸取此案的惨痛教训,坚持依法办事,依法开车。

 

参考文献

[1].张佩霖.中国民事法律理论与实务[M]. 法律出版社,1992年9月第1版

[2]中国法制出版社.“六五”普法案例读本[M]. 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7月第1版

[3].魏璐.步步为赢打交通事故官司[M]. 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第1版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