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电影中的“喘息”——小津电影中叙事节奏的控制

作者:汪健时间:2021-02-22 10:24:21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12次 ]

作者简介汪健1988-)男,汉族江苏南京人硕士研究生南京传媒学院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研究方向电影理论数字短片创作

 

浅谈电影中的“喘息”

                     ——小津电影中叙事节奏的控制

汪健

南京传媒学院,江苏 南京 210000

 

摘要本文中笔者试着从电影“喘息”的界定,电影“喘息”的方式、电影“喘息”的作用三个方面去阐释电影中的“喘息”这样一个概念化叙事节奏控制的方法。笔者将以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影片《东京物语》作为深入分析的文本

关键词喘息情绪叙事节奏小津安二郎

 

一、电影中“喘息”的界定

“喘息”在新华字典中的解释是:①气息急促 ②比喻紧张活动间隙的短暂休息 ③呼吸;气息引用到电影艺术中来它的意思和第二个解释有所相似,有情绪宣泄的意思,有情节暂停的意思,有表演间歇的意思等。电影中的“喘息”与以下几个要素有关:叙事、节奏、空间情绪。“喘息”既然可以内在的推动或者阻碍叙事,那肯定也就对影片的叙事节奏产生影响。“喘息”在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中靠空间的变换而完成的,如东京物语》、《晚春》都是通过表现场景的空镜头来完成“喘息”。情绪是“喘息”的内在需要和推动力,情绪的饱和、激烈、变化才需要“喘息”这样一个“舒缓剂”来控制人物和观众的情绪。其实把“喘息”一词拟人化的运用到电影中来本身就是一种相对感性的行为,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的概念。电影中的“喘息”,就像文章中的惊叹号既有情绪表达的作用又有控制文章节奏的作用。我们可以得出电影中的“喘息”既是人物和观众情绪情感宣泄的方式,也是控制电影节奏和结构的工具

二、电影中“喘息”实现方式以及作用

1、“喘息”实现的方式

   情感和情绪的累积和宣泄既是“喘息”的出发点也是“喘息”的落脚点只要让人物和观众积累的情感和情绪得以宣泄的任何方式,我们都可以把它看成是“喘息”的方式。小津安二郎善于运用“喘息”来控制叙事节奏,他善于用波澜不惊的手法去表现人物激烈的内心斗争;更善于运用朴实的画面去控制人物和观众的情绪情感。小津一般运用两种方式进行“喘息”,这两种方式的实质都建立在视觉空间的基础上。第一种方式是空镜头,拍一些造型感特别强或者隐喻的空镜头。第二种是利用人物的对,但这些对可有可无。关于这两种方式的具体运用我会在下文中详细表述。

2、“喘息”对电影的作用

   给予“喘息”一定的界定之后,我们要弄清楚“喘息”对于电影的作用,是每部电影都有“喘息”?按照上文给“喘息”做出的界定去看,很多电影是没的。比如好莱坞的动作大片,很少会单纯的为了情绪宣泄而有意留白,但它有一个功能类似的东西,就是通过冷场戏(抒情性)和热场戏(动作性)的不断交替来控制影片的节奏和观众的接受心理。“喘息”对于电影到底有何作用?以《东京物语》和《晚春》为研究对象,总结出了以下几点。

   “喘息”的首要作用就是给情绪情感的宣泄构建通道。影片中,人物的情感是不断积累和攀升的,观众的情感也会跟着剧情和人物不断的积累,当到达一定的量时需要一个途径来宣泄,否则观众会产生审美疲劳。“喘息”通过空镜等一系列方法,把观众暂时的拉出剧情,间离叙事,使得情绪和情感有一个释放的通道。

   其次,“喘息”具有控制影片节奏的功能。影片的节奏可以分为叙事节奏和剪辑节奏叙事节奏其实就是影片整个讲故事的速度感,有的地方激烈,有的地方舒缓。影片如果以一种匀速的方式叙述下去,就是一部没有对比和重点的流水账。“喘息”的作用就是充当激烈段落和舒缓段落之间的过渡段,使得段落之间的过渡流畅。

   再次,“喘息”可以分离空间勾结空间关系。空间是人物存在物理性基础也是叙事进行的场所。一部电影中会有很多的空间,比如生存的空间和死亡的空间,生活化空间和仪式化空间,公共空间和私密空间等。“喘息”可以把不同的空间分离开来,使得空间和空间之间产生一定的内在关系。这样一来空间本身也就参与了叙事,成为叙事的一部分。

   喘息”的最基本的作用就是转场。电影是用画面去表现世界的艺术,时间的流逝,人物的位移都需要通过镜头去展现。“喘息”天生具有转场的功能,利用无实意且有意味的画面去表现时间、空间的变换。

三、影片《东京物语》的“喘息”

  《东京物语》讲述的是一对生活在尾道的父母去东京看望孩子,回来之后母亲由于劳累去世的故事。整个故事十分的朴实简单,背后蕴藏着吩咐的人物矛盾和人物情感小津一贯的采用了波澜不惊的手法去阐释战争对日本家庭的影响和两代人之间深深地隔阂。“喘息”对于这部影片的风格和叙事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结尾处,老母亲已经去世,全家人的情绪达到了一个高潮,整个大家族都笼罩在悲痛之中。在此处无论是剧中人物(特别是老父亲),还是观众都需要一个情绪的抒发口,小津利用了一段父亲和儿媳的对作为影片在这一段落的“喘息”。儿子没有赶上见母亲最后一面而悲痛万分,父亲此时的感受更是痛苦。导演没有让父亲大骂儿子一顿,而是运用了画面的“喘息”化解了这一外化的矛盾。一个低角度的室外全景,把观众从刚才悲痛的室内空间中抽离出来,接着一个小全景看清了父亲和儿媳对话的表情和动作。老父亲一边瞭望着尾道港,一边说着:“今天会很热吧!”这让观众摸不着头脑,因为它与老伴的去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样一句没有意义的话等于什么都没说,它实质上和空镜头的效果差不多,但又有一定的意味,让你回味无穷。老父亲好像对这样的好天气很开心,他在此时已看破了生死,对于老伴的去世已释然。通过这一镜头,无论是老父亲还是观众对于老母亲的去世所产生的悲痛情绪都已抒发。

1、构建空间

影片《东京物语》中利用“喘息”去构建空间的有两个段落,一是母亲生的空间和母亲死的空间,还有一个是母亲死后在遗体道别仪式时的生活化空间和仪式化空间。

    老父亲看着趟在病榻上的母亲,母亲的死已经是确凿无疑的了,通过父亲的表情看出了其内心的波澜。这时小津导演并没有去拍摄病榻上的母亲痛苦的状态,而是把摄像机转向了清晨屋外处于极低位置的摄影机捕捉到的是伸入大海的栈桥,构图是纵向的,略带点逆光的黑色屋顶以及支撑屋顶的铁柱对面是大海和低矮的山脉,在阳光的照射下,浮现在画面上。这是个非常短的镜头,但是,它通过确立不见任何人影以及没有任何遮挡的透视法构图形式,给人以意外的清澈印象。从低位拍摄的渔船、没有人影的街道等各个短镜头的叠加中我们看不到任何光线的滥用。尽管如此,这种不确定的时空很好的描绘出晴朗、炎热的一天即将开始。这不仅是一天的开始,同时也是一个生命的终止的时刻。小津通过这一系列镜头把母亲生的空间和母亲死的空间分离开来,通过这种隐喻的手法表现了一对老夫妇的生离死别。

2、转场

   《东京物语》在刚开场,导演就为我们展示了他高超的“喘息”手法,利用一系列空间头进行时空的转换老夫妻看望自己的孩子们,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旅游。片头老夫妇正在收拾行李,要想把它们从尾道位移到东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多数导演肯定会去拍摄上火车、火车飞驰、到火车站、儿女来迎接等一系列镜头进行表现。小津安二郎却只用了5个空镜头,实现转场。利用老夫妇的主观镜头,一路上看到了烟囱,展现出日本战后工业的恢复。看见了沿途的小车站,看见了日本战后平民的生活状态,最后看见了目的地平山医院。虽然只有五个镜头,既完成了时空转场的任务,又交代了故事发生的情境。

四、结语

   本文主要以小津安二郎的影片《东京物语》为例,简要阐述了电影中的“喘息”这一概念化的电影美学思想。由于本文只以小津一位导演作品为研究对象,得出的结论有一定的局限性。笔者只是想单一以小津电影风格为视角去阐释电影中的“喘息”,如有不足笔者会在以后的研究中不断补充。

 

【参考文献】

1.《导演小津安二郎》 莲实重彦[日] 著    周以量 译   中信出版社

2.外国电影史 郑亚玲 胡滨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