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配音混剪片的发展与创作分析

作者:石力夫时间:2021-09-22 15:52:18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30次 ]

  网络配音混剪片的发展与创作分析

  石力夫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湖南,长沙 410000)

    摘 要:2006 年,《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使“网络配音混剪片”这一创作形式为全民所熟知,虽然随后又迅速陷入低潮,但这一创作形式 2010 年后被“淮秀帮”与“胥渡吧”在网络青年文化圈中持续有效地进行创作与传播并延续至今,形成了比较既定的一些创作特征,这些特征既是网络青年亚文化影响的结果,也是这类创作作为青年自我意愿独特表达的一种典型社会化反映。

  关键词:显性互文;碎片化;致敬经典;平民化

    一、“网络配音混剪片”的兴起和流行

  本文所指的“网络配音混剪片”其实并不是一个被公认的称谓,它是指“以网络新媒体为传播平台,以既有经典影视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和情境为基础,根据全新主题进行创意性配音,并将已有画面素材进行重新剪辑组合的视听艺术作品”。因为此类作品受到外来 KUSO 文化 的一定影响,所以也被称为“恶搞视频”、“搞笑视频”、“混剪片”、“神剪片”、“反讽片”等等,笔者认为,在众多称谓中,“网络配音混剪片”的提法比较全面地体现了这一类视频作品的形式及创作特色,而且避免了“恶搞”、“搞笑”等一类过于明显的价值褒贬评判,这便是笔者使用这一称谓的缘由。

  “网络配音混剪片”较早的知名作品是 2001 年的 3 集《大史记》,其中尤其以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改版为事件背景创作的《大史记 2? 分家在十月》最为出名,该片以《列宁在1918》和《列宁在十月》两部经典老电影为改编对象,全片幽默戏谑、充满创意,堪称此类视频作品在国内的开创性典范。

  不过由于此片一直只局限在影视行业内部传播,故未产生太大的社会影响力。

  2006 年,一个普通的湖北年轻人胡戈以一部《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简称《馒头》)毫不留情地“恶搞”了陈凯歌导演的大片《无极》,广大网民(乃至于全社会)在围观娱乐的同时也群体体验了戏谑权威大师的狂欢快感,以至于陈导的愤怒控诉被社会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认为“无趣”,《馒头》一片在造就了当年最重要的文化事件之余,也将“网络配音混剪片”这一全新的作品形式带到广大民众眼前,(需要提到的是,当时社会贴给此类视频作品的标签确实是“恶搞视频”)。不过可惜的是,胡戈接下来的创作并没有继续使用这种视频剪辑 + 创意配音的方式,而是主要走向了原创搞笑剧情片拍摄的道路 ,接连拍摄了《鸟龙山剿匪记》、《007大战黑衣人》、《007 大战猪肉王子》等短片,虽然此类作品延续了《馒头》的戏谑恶搞风格,但影响力日显薄弱,时至今日,胡戈及其《馒头》形成的品牌影响已经淡出网民视线。

  二、“胥渡吧”与“淮秀帮”

  2006 年的胡戈与《馒头》昙花一现,“网络配音混剪片”

  这一作品形式也一度淡出公众视线,一直到 2010 年,网络间不约而同地冒出了两个“创意配音”团体--“胥渡吧”与“淮秀帮”,他们“创造性地改编《新白娘子传奇》等经典影视剧中的经典桥段,以酷似原音的对白配音,诙谐地运用网络熟词、流行熟语对时下热点进行调侃回应,因而风靡一时,为广大网友熟知。此后作品更以文辞犀利的语言风格、亦正亦邪的搞笑方式广受青睐和好评。” 在笔者看来,这两个团体虽然在主创人员组成上少有交集,但从发展轨迹、创作特征、主创来源乃至公众影响力等方面来看,几无区别,因此在本文中,在谈及“网络配音混剪片”当下的主要成就体现者时,且用“胥淮”来指代。

  据不完全统计,至今,“胥渡吧”已经创作“网络创意配音视频”近 900 个,百度百科的介绍中他们是“迄今‘出品最多,精品最多,分享最多;点击最高,还原最高,人气最高’的创意配音团队,被誉为‘第一创意配音团队’。”

  而“淮秀帮”的作品数量也相差无几,百度百科介绍他们“旗下作品点击率破 5 亿,2013 年被媒体誉为‘华人网络界第一支形成规模的创意配音团队’。” 两者到底谁更胜一筹,实难分清,但是,从点击数据来看和影响力来看,“胥淮”的创作水准确实已经得到了广大年轻网民乃至童自荣、曹雷等配音大师的肯定与赞扬,其主创人员频繁亮相于各种传统主流媒体,甚至成为一些综艺选秀节目的“声音指导”,成为“网络配音混剪片”在青年亚文化圈内进行创作与传播的主流力量。

  三、目前“网络配音混剪片”的创作特征

  1. 与原有经典的显性互文关系

  “网络配音混剪片”最重要的一个视觉表征就是不进行原创性拍摄,而只是就已有影像视频资料进行配音改编,当然其改编对象基本都是社会大众耳熟能详的一些经典影视作品,具体到“胥淮”来看,由于其创作人员基本都是 80 后、90 后(还有部分 70 后),因此他们作品的改编对象全都是具有这几个年代年轻人深刻成长记忆和偶像特质的经典影像,而且近乎偏执地集中在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情深深雨濛濛》、《还珠格格》、《武林外传》、86 版《西游记》、87版《红楼梦》、经典金庸武侠剧以及周星驰的部分电影之中,两个团体对于这些影视作品中某些经典片段的再编码可谓是乐此不疲,而作为广大的网民观众(粉丝),也似乎十分热衷于这些经典片段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赋予新的现实语义。

  于是,原有经典影像与重新配音剪辑后的视频在创作者与粉丝观众的共同默契中产生了一种不言而喻的显性互文关系,这些模仿重复度极高的视频在其他年代的观众看起来可能毫无兴趣(甚至觉得幼稚无聊),但却是这些年龄段青年人追寻集体成长记忆的一种自发的排他性宣泄行为,只是因为这个群体本身就是网络世界的主体用户,这类视频点击率之高、在相应群体中的影响力之大也就是可以想见的了。

  2. 对“源文本”的戏仿与解构,但更是一种致敬从表达形式来看,“网络配音混剪片”里充满了对于影像“源文本”游戏恶搞心态的反讽戏仿以及颠覆经典传统形象的全新解构,搞笑、娱乐、无厘头是这类视频的基本表征,虽然它们所解构的对象本身大多就是虚构的娱乐形象,比如白娘娘、许仙、雪姨、小燕子、容嬷嬷……但是“胥淮”的创作者们却乐此不疲地将这些成长记忆中的经典形象融入到当下社会、当下时空,让这些再度鲜活的昔日偶像在一个个新的语境中代表自己发声,并在嬉笑怒骂之间酝酿成一个群体间默契地集体狂欢。不过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与当年《馒头》

  对于《无极》的嘲弄心态所不一样的是,无论从内容和创作态度来看,“胥淮”对于这些经典形象和桥段,与其说是戏仿与解构,不如说是一种致敬与推崇,这些在社会主流价值观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入流的影视形象,却是陪伴 80、90 甚至00 后成长最重要童年记忆,当这些影视剧在暑假荧屏上一次又一次地被重播后,当年的“无聊神剧”自然而然地升格成为了整整几代青少年心目中共同认可的“经典名剧”。当年的“小屁孩”长大以后,通过这些经典形象为自己代言,向整个传统的成人社会吐槽,表达自己的愤懑与不满,便成为了当下“网络创意配音视频”的基本语态 , 就在这夹杂着戏仿、解构与推崇的复杂感情之中,借助着网络这一影响力日盛的新兴媒体,年轻人在自我的亚文化圈内肆意狂欢。当然,也正是因为圈内的语义传播局限,这种看似激愤的反抗事实上仅仅具有象征性意味,并未有效传达到社会主流视野之中。

  3. 无厘头表象背后的社会关怀

  看似充满无厘头恶搞和玩世不恭的“网络配音混剪片”,却从来不只是表象“吐槽”所体现出来的那种肤浅与简单。

  从文本角度来看,它实际上是一种极需创意创新精神和文字功底的“二度创作”,因为解构经典之后的重构,极容易招致广大原经典“粉丝”格外的挑剔与质疑,因此此类视频的创作其实是需要相当的专业水准及严谨的创作态度的。

  另外,从选题内容上来看,“胥淮”的作品中一直不乏对于社会热点的密切关注,比如《钓鱼岛绝不退让--血性抗日理性爱国!》、《撑腰体群星版--老人摔倒了,你就去扶!》、《坑爹的谣言时代!》、《春运来了》、《神马,油价下调啦!》……更有大量的主题是对于各种弱势群体的关怀与声援,如《北京的房子你租不起》、《考公务员的孩子伤不起》、《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屌丝也有春天!》、《减肥!减肥!》、《了不起的女汉子》等等、这些标题清晰地表征出他们的创作绝不只是在自我的世界中无病呻吟或纸醉金迷,年轻人在追寻本我阶层认同的同时,也希望就热点问题在主流社会的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4. 无情节、跳跃性的片段联播

  当年 Youtube 的原创节目制作人汉克 ? 格林,在分析自己为什么不如 SourceFed 成功时,曾总结出一条血的教训:

  “当别人告诉你要高质量内容,长版内容,更像电视的内容时,你应该告诉他:不可以!” 无情节、碎片化、跳跃式叙事,这些在传统影视创作中被视为大忌的手法,现在已经在短视频创作大潮之下被证明是网络节目不同于传统电视电影媒体创作的最大特点之一,这,本是全球新媒体网络视频从业者多年摸索并从大量失败教训中才意识到的一条宝贵经验,而“胥淮”从 2010 年一开始的配音视频创作却一直无意中暗合着这一准则,比如“淮秀帮”2012 年推出的《双十一光棍节特辑--单身 style》,短短 8 分钟的视频中就集合了《唐伯虎点秋香》《大话西游》《大男当婚》《成长的烦恼》《东成西就》《失恋 33 天》《爱情公寓 3》《少年包青天》《神探狄仁杰》《让子弹飞》等十个影视剧的片段改编,视频内容跨及古今中外,互不相干,却在嬉笑怒骂中阐述了同一个主题。年轻人看似无厘头的后现代反常规思路却隐证了网络视频发展的自我规律,互联网本来就是属于年轻人的世界、属于未来的世界,这也正印证了青年人当年流行的那句广告语:我的地盘,我做主!

  5. 专业级的配音呈现

  网友们看“胥淮”的视频作品,一是看精妙奇巧的台词创新,二是听近乎原声的配音模仿,两个团队都以“配音天团”自居,可见在声音水准的追求上,是要求极高的,事实上,他们的视频短片恰恰是因为配音与原角色声音的高度相似,所以常常能十分轻易地将观众瞬间带入原剧情境,并在新主题与原角色之间产生巨大反差,从而产生一种消解经典之后的戏谑快感。从配音创作人员来源上看,两个团队的初创人员基本都是因为对于配音艺术的爱好而投身创作的年轻人,他们凭自己的热情与天赋很快赢得了网友的认可,比如“胥渡吧”的小蝶,一人可以模仿配音 60 多个经典角色,从陈晓旭版的林黛玉到李明启版的容嬷嬷,从翁美玲版的黄蓉到孙俪版的甄嬛,无不信手拈来,惟妙惟肖。随着团队的成长与名声的壮大,现在,很多专业的配音演员也参与到“胥淮”

  的作品创作之中来,以至于我们常常可以听到配音原声对于经典角色的重新演绎与解读,那种天然的角色带入感使这类视频的创作更趋迷人。

  6. 平民气质与市场化

  无论从产生之初的起因、主创人员的身份还是作品本身的内容形式来看,以“胥淮”为代表的“网络配音混剪片”

  都是典型的平民草根化创作,他们以年轻人自己的“非主流“的方式,来戏谑重构自己的经典,并以这种“屌丝”自我解嘲似的吐槽方式赢得同辈人的关注与认可,这些作品,是他们工作之余的生活爱好,也是一种非盈利目的的草根娱乐,因此,“胥淮”早期的作品对于青年阶层自身的主题关注较多,也相对比较纯粹。随着时间的推移,“胥淮”的名气越来越大,很多明星(主要是年轻明星,如苏有朋、刘烨、赵薇……)开始关注并推崇他们,越来越多有兴趣的明星以各种方式参与到他们的视频作品创作中来;传统媒体也频繁接纳他们,甚至直接让他们进入到节目中共同制造娱乐,“胥淮”的商业价值开始凸显,并承接制作了大量宣传性的配音商业作品。

  对此,不少网友提出异议,认为商业化降低了“胥淮”整体的创作质量,使原本不带功利色彩自然本真的嬉笑怒骂变得做作和谄媚。他们担心,作为草根民声的典型代表,“胥淮”

  一旦进入商业或者主流娱乐圈,就会不自觉的被收编或招安,从而失去其作为青年亚文化最独特的个性特点。

  以上担心不无道理,事实上,学者蔡骐在 2006 年谈及“恶搞片”的未来时所预判的“消费主义经济对其的收编” 似乎目前在“胥淮”的发展中已初现端倪,但平心而论,作为一个成长中的兴趣性团体,利用自身的特长赢得商业回报,再反哺团队的建设与创作,本身无可厚非,只是商业化之后,以“胥淮”为代表的“网络创意配音视频”是满足于目前既定的创作套路,赚取一定的商业利益,然后被一种新兴的流行时尚所替代?还是能够继续保持独立的文化品格,并进一步突破模式化的局限,让广大观众粉丝在隐约的审美疲劳中再次兴奋?我们需要拭目以待。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