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员沦为“论文机器” 如何打破学术GDP魔咒?

作者:时间:2013-04-07 16:12:13  来源:  阅读次数:1576次 ]

 
“简单地、片面地强调论文发表的期刊和数量,对于真正提高学术研究水平、创造有价值的科研成果并无多大裨益。”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说白了,SCI论文多了不代表你科学水平高,SCI还有个引用率,就算引用率高了,也不能代表你科学水平就高了,我们的科技评价体系不应该是这样的。”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

近年来,我国在国际上发表的论文可谓“成绩斐然”,2010年起,SCI数据库收录中国科技论文数量排名世界第一,而另一方面的尴尬却是:我国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一再空缺。

对此,科技界对当前科研评价体系的合理性提出了种种质疑。不少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的科研评价体系“病得不轻,水也很深”。首当其冲的,就是从上到下都已习惯“简单粗暴”的仅用SCI等数据来考核科研人员,却并不考核研究工作对社会和经济发展是否有贡献,科研活动正在逐渐背离其本身的意义。

片面追求论文数量 科研人员成“论文机器”

“我国基础研究存在怪现象:一方面国内研究比较薄弱,而另一方面基础研究特别是高水平的基础研究已形成‘两头在外’现状:进口国外的仪器设备和试剂;论文发表在国外,养活了国外杂志。中国人出了钱但没有版权,大部分科技工作者看不到、看不懂,也看不起。”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刚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表示。

对于这一点,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首席专家杨忠岐也深有感触:“好多搞科研的,把在外国杂志上发表论文作为科研的目的,这点很不妥当。科研人员的科研真谛是解决各行各业突出关键的问题,从而促进学科的发展和经济发展,而不是看你发表了多少SCI论文。”

“实际上SCI仅是一个检索工具,既不能据此判定学术水平,也不能促使科技人才创造有实用价值的科研成果,特别是对应用研究、应用基础研究更是如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认为。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去年年底备受争议的清华博士萧杨“逃离科研”执教中学事件,程代展教授曾在科学网上发表博文指出,萧杨是他最有天赋的学生,曾在系统控制领域的国际顶级专业期刊(IEEE TAC)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过数篇长论文,而中国该领域的博导没有几人在该期刊上发过文章。而萧杨对此的博文回应却是:“没能力。我虽然是有几篇控制界顶级期刊的文章,但顶级期刊的文章不等于是顶级文章。说实话,我还真是觉得我这几篇大文章无论理论上还是应用上都不算真的有用,甚至技术难度上也没啥挑战性。”

但就是倪光南口中的这个“仅是一个检索工具”,在萧杨眼里“都不算真的有用”的SCI,在中国已经被异化到难以复加的程度。20年来,SCI几乎主宰了我国项目申报、评审、人才评价、奖励等科研的各个环节,成为衡量大学、科研机构和科技工作者学术水平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尺度。

“曾有一位高校引进的人才是这样介绍其成就的:发表SCI论文80多篇,影响因子累计达到200点以上,但谁也不知道这位学者到底做出了什么贡献。”杨维刚表示,这种片面强调发表文章数量,盲目追求SCI和IF(影响因子),甚至被SCI和IF绑架和讹诈的现象,导致了许多科研人员正在沦为论文机器,弄不清楚科学研究的目的到底是为了追求真理,还是为了发文章。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