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快手短视频中乡村媒介镜像的探究

作者:周寒晓时间:2020-10-15 16:08:58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48次 ]

对快手短视频中乡村媒介镜像的探究

周寒晓

济南大学泉城学院,山东,烟台 265600

摘要:快手的前身是“GIF快手”于2011年成立,2013年,成为了短视频平台,根据《被看见的力量:快手是什么》提供的数据,2019年6月,快手日活跃用户达到2亿,其用户黏性增强,主要以年轻用户为主,逐渐向三四线城市的农村渗透。用户用快手记录生活,呈现着一幅幅乡村图景

关键词:快手;短视频;乡村;媒介镜像;底层群体

一、快手乡村媒介镜像呈现的特点

1.垂直深耕与同质化现象

根据《2019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蓝皮书》显示短视频的UGC内容的不断增长,KOL的增速放缓,MCN强势介入。短视频内容朝着细分化、精品化、垂直化深耕。生活、工作、公益、才艺类短视频在各自的领域不断细致表现,但不可否认的是,乡村类短视频中的叙事逻辑易被商业逻辑绑架,在金字塔顶端的乡村短视频用户依然具有很强的“带货能力”,通过广告、电商帮助短视频变现。在李子柒爆火后,乡村美食领域快手用户层出不穷,在美食内容量增多的同时,不可避免短视频内容生产的同质化。

2.草根的底层狂欢与品味区隔

在快手中,不乏包含恶俗搞怪、乡村“杀马特”等负面评价,呈现出了农村群众的底层狂欢。主流文化与乡村亚文化之间形成了一种更隐蔽的数字鸿沟——品味区隔,区隔的概念是由布尔迪厄提出,文化占有阶层通过符号斗争标榜自己的文化稀缺性,以争取一种文化地位的合法性和统治权。隐蔽的数字鸿沟不是只技术、资源的垄断与霸占,而是品味的区隔。城市移民青年与农村青年企图脱离底层社会时未得到社会较高阶层人群认可,社会上层对其嗤之以鼻之时,这类青年便会表现出对主流文化的反叛心理,作为亚文化之一的杀马特文化便由此出现。

3.青年用户背后的后喻文化

Id为“小顽童爷爷”的快手用户,其实是孙女为一对七十多岁的河南夫妻拍摄一系列视频,爷爷奶奶打扮样态可爱,表演主题多为模仿土味情话、做手指舞等内容,有时爷爷奶奶也通过智能手机与粉丝互动,此类快手短视频填补了用户老年人群相亲相爱的空白,在当下社会变革的巨大浪潮中,亲子两代对新事物的理解与接受能力,接受速度快慢不同,在亲代失去教化权力的同时,子代获得了对亲代的反哺能力。这种媒介生态造就的媒介文化即“后喻文化”。

二、快手中乡村镜像呈现的原因

1.降低准入门槛 提供硬件支持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上网资费的下降,使得短视频在农村普遍被接受提供了硬件支持。保罗·莱文森曾提出了“补偿性媒介”理论,短视频相对于文字、图片来说更加的直观化,其制作与操作较为简单,快手平台会设有美化、音乐、变速、倒计时、画面比例等人性化选项,避免了后期利用其他软件对视频进行修饰,对于学历普遍较低、媒介使用程度生疏的农村人而言,降低了准入门槛、增强了用户体验。

2.推荐机制与模仿行为的助力

快手短视频运用算法推荐机制,根据用户的喜好与需求将相关的短视频内容推送给他们,用户只需在使用时处理好对短视频注意力分配、只需动动手指便可的都想要的信息,降低费力程度,满足自我获取信息、娱乐需求,使得快手进一步吸引流量。乡村短视频的趋同化现象依然明显,才艺类短视频的呈现多以唱歌为主;较多的美食类短视频的呈现出原生态的食材采摘、烹制过程的特写,一道冬笋炒腊肉便吸引了众多乡村用户的模仿。

3.电商与直播 实现变现盈利 

根据企鹅调研平台的数据呈现,通过快手平台直播、卖东西赚钱的比例是7.5%,远远高于抖音的0.7%,部分乡村快手用户利用短视频、直播为所销售的农产品做介绍,而原本在外打工的农村青年在新的盈利模式的刺激下,用快手拍摄吸引受众的视频,并直播打赏、快手店铺农副产品销售的方式实现变现盈利。

三、快手短视频存在的问题与展望   

快手短视频在乡村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隐私侵犯、低俗娱乐化、炒作、媒介暴力等问题。梅罗维茨曾提出了“媒介情境论”,其中一条具体观点是电子媒介使得原来的私人情境并入公共情境,短视频的蓬勃发展下,公众像没有执照的电视台一样,拍摄下他人的信息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上传至公共领域,出现了隐私泄漏的问题。

后现代主义学派学者鲍德里亚提出了“仿真社会”的概念,其认为电子媒介为大众建构了幻象、非真实的世界,在此之中,是非真假之间,娱乐、艺术与政治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快手短视频中,未成年的怀孕妈妈映射着乡村的现实问题、拍摄技巧的猫腻虚假传递了大凉山路段的艰苦、短视频中孝敬温顺的主人公在直播中大声辱骂。

2020年作为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快手的公益项目“快手+扶贫”应更为乡村经济、文化建设添砖加瓦,而在未来,快手中的乡村网红要承担起意见领袖的作用,做好信息的传达、舆论的引导,例如,才艺类、搞笑类乡村网红已发出了疫情期间多洗手戴口罩的信号。快手平台促进了传播主体的强势回归,媒介使用的普泛化促进的信息的交换与流动,而农村年青一代对中老年群体的技术反哺也减少了网络中的“数字难民”,从而减小了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

四、结论

快手CEO宿华曾讲道,在未来其他的游戏、在线视频行业不再大规模的增长,只有短视频将迎来它的存量时代。但是,由于商业逻辑与支配集团的作用,乡村亚文化中的越轨亚文化、职业亚文化与主流文化产生对立,在伪话语平权下,他们依然难以逃脱被监管部门、商业收编的宿命。

参考文献

[1]吴晓波. 社交类短视频“快手”用户的自我呈现研究[D].贵州大学,2019.

[2]许琛晨. 移动短视频应用“快手”的传播学分析[D].吉林大学,2019.

[3]张廉. 草根群体在短视频中的自我呈现[D].西北大学,2018.

[4]江洋. 快手之农村影像记录分析[D].辽宁大学,2018.

[5]陈文婷. 网络短视频中的草根狂欢:快手亚文化现象研究[D].浙江传媒学院,2018.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