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牦牛藏羊保险理赔问题研究

作者:王丽娜时间:2021-01-27 10:02:18  来源:老字号  阅读次数:59次 ]

作者简介:王丽娜,女,1996年5月,汉族,山东省威海市(籍贯),硕士在读,青海民族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专业、研究生一年级,研究方向:区域经济。
青海牦牛藏羊保险理赔问题研究

王丽娜

青海民族大学 青海 西宁 810007

摘要:牦牛、藏羊是青海省极具地域特色并具有广泛代表性的优良畜种,是青海省畜牧业结构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保障青海省特色畜牧业持续稳定发展,2011年青海省黄南州开始试点牦牛、藏羊保险,目前已实现6个州28个纯牧县保险全覆盖。随着青海省牦牛藏羊保险覆盖面扩大,逐渐暴露出保险理赔各方面问题。针对牦牛藏羊保险理赔现状具体分析基层保险服务体系、巨灾风险分散机制以及道德风险防范三方面问题,并提出纾困对策。以期加快实现青海省特色畜牧业保险高质量发展,助力西部地区乡村振兴事业。

关键词:牦牛;藏羊;保险理赔

一、引言

青海省是牦牛藏系羊资源大省,以牦牛藏羊为主要群种的畜牧业是该省的支柱性产业,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稳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保障牦牛藏羊产业稳定生产,青海省政府以《十三五规划》为指导,积极发展配套保险服务,实施财政支持政策,扩大保险覆盖面,目前全区牦牛和藏系羊保险覆盖率已达58.07%,保险服务体系基本形成。但是总体来看目前青海省牦牛藏系羊政策性保险尚处于低水平发展阶段,尤其在保险理赔方面存在诸多问题有待完善,主要体现在基层保险服务体系不健全,缺乏可行性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以及道德风险问题凸显,这些问题制约着青海省牦牛藏羊保险发展水平。然而目前国内学者单纯针对牦牛、藏系羊保险问题相关研究较少,专门从其保险理赔方向全面研究的文献处于空白,大多数学者致力于研究探讨畜牧业保险制度,构建框架或者模型评价保险效果。基于此,文章从保险的价值实现形式——理赔保障视角出发,顺应《关于加快农业保险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工作方向,从基层保险服务能力、巨灾风险分散系统、道德风险防范措施三个方面对青海省特色牦牛、藏羊保险提质增效提出对策建议。旨在为增强承保机构理赔能力,提高青海省牦牛藏系羊保险可持续经营水平,更好地为牧民生产生活保驾护航做出些许贡献。

二、青海牦牛藏羊保险现状

青海省牧场广袤,全区96%为牧场,牧草地3646万公顷,丰厚的牧草和独特的高原气候是青海省发展牦牛藏羊产业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优势。青海省2018年牲畜存栏2483.2万只(头),其中牦牛和藏羊存栏量占比75.1%,青海省已建成全国规模最大、品质最优的牦牛藏羊生产基地,借助一带一路将优质高端牦牛藏羊肉远销欧洲、东南亚和日本等地区。为当地保障特色养殖生产安全,2011年青海省贯彻“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协同推进”的基本原则试点牦牛藏羊政策性保险,通过财政支持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参保牧户可享受中央省级县级分别40%、35%、10%的财政补贴,个人只需负担保费比例的15%。自2011年12月牦牛藏羊保险工作正式启动,保费补贴稳定增长,2016-2019年实现平均增幅达68.4%。稳健的财政补贴政策给予牦牛、藏系羊保险充足的资金保障并减轻投保牧户保费负担,使牧户投保积极性高涨,带动青海牦牛藏羊保险需求,实现保费收入自2012年8862万元增长至2019年80951万元。保险的覆盖区域不断扩大,2019年实现省内纯牧业县全部覆盖,承保牦牛、藏系羊总计1472.56万头,保险覆盖率提升至58.07%。其次,保险赔付工作也取得长足进步,2012年2月10日,保险公司对藏系羊首次赔付,赔付金额38万元,10月份,雪灾造成藏系牛羊损失,保险公司处理了27974笔案件,赔付金额4459万元。至2019年累计赔款金额32800万元,99.96%的案件均得到解决,保险保障能力取得显著提升。青海省特色牦牛藏羊保险自推广以来,保险规模不断扩大,保障范围不断拓展,在脱贫攻坚、推动特色畜牧产业向好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三、青海省牦牛藏羊保险理赔问题

(一)基层保险服务体系基础薄弱

保险基层服务体系是畜牧业保险承办机构开展保险业务的着力点,发挥着承保机构和牧民之间信息交流的纽带作用。目前青海省藏系羊和牦牛养殖由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共同承保。保障青海省牦牛、藏系羊保险服务点基本实现县级全覆盖,但是承办机构的基层服务点与牲畜饲养规模不匹配,玉树、果洛和黄南三个州牦牛存栏数量占全省总存栏量70.01%,但是基层保险机构数量较少,仅为承保机构总数的18.49%。全区乡镇级基层保险服务机构数量不足,乡镇覆盖率平均为14.24%,接近76%的乡镇保险服务站点空白。其中黄南、玉树和果洛自治州乡镇级保险服务站点远远低于平均水平,保险基层服务站点覆盖率范围仅为6.3%-6.8%。牧区分布分散,饲养规模大,过少的保险服务网点难以保证有效率地承保、核保、查勘、定损和理赔。此外,保险基层服务站点普遍面临着人才缺乏的困境,技术设备配备不足,协保员大多缺乏保险专业知识,自身素质有待提高。基层政府与承保机构在承保与理赔工作环节分工不明确,尚未形成有效合力,降低了保险理赔服务效率。远程网络提交理赔资料在解决了畜牧业保险理赔效率痛点的同时也使骗保不能被及时发现和治理,存在较高的道德风险隐患。

(二)巨灾风险分散机制建设滞后

多发的雪灾和低温寒潮严重损害牦牛和藏系羊在内的畜牧业生产发展。根据气象局统计2019年青海省累计灾害预警达到橙色及以上的巨灾级别气象共计457次,橙色灾害预警雪灾寒潮发生96次。2018年入冬至2019年3月份多次的强降雪,灾害共造成果洛州全州受灾死亡牲畜15764头,直接经济损失为4682.3万元,报案死亡牲畜8556头只,赔付金额1250.1万元,保险保障水平为26.7%,尚存在较大的赔付缺口。当前的牦牛和藏系羊保险属于低成本、低保障的死亡保险,面对巨灾风险损失,在保障青海省特色牦牛藏系羊抗风险能力,增强生产稳定性方面显得捉襟见肘,不能满足当地畜牧业灾后恢复生产资金需求和农业稳定生产的建设需要。牦牛藏羊生产养殖的脆弱性离不开保险的保驾护航,应对频发的巨灾,青海省2014年提出巨灾保险制度研究,但目前相关工作开展滞后。由于青海省农牧业直接保险正值不断探索完善的关键时期,地方政府对再保险的重要性认识不充分,牦牛藏羊政策性再保险缺乏有效的运行机制,巨灾保险没有稳定的风险分散支撑,导致承保机构不愿意介入,市场供给短缺。其次巨灾保险知识宣传普及工作缺失,地方政府和牧户对巨灾保险分散作用认识不充分,过度依赖中央及地方政府灾后补贴和救济,巨灾保险自发需求性不高,供需双向不足桎梏巨灾保险落实进程,导致牦牛藏羊保险保障能力不足。

(三)道德风险防范机制有待完善

牦牛藏羊等大牲畜是出险率高,可控性差的保险标的,存在更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弊端,青海省牧区广阔,牦牛藏羊存栏规模大,养殖分散性程度高,保险公司对保险标的核保和查勘定损难度大,易发生道德风险。保险期间由于饲养阶段有保险金做风险补偿保障,牧户疏于对投保牲畜的管理,相应减少在疾病防控和灾害防御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增大牲畜出险隐患。出险后牧户自身诚信意识不强,受利益驱使发生骗保事件,用未投保的死亡牲畜冒充投保牲畜或者以非保险责任范围内死亡牲畜申请理赔,损害保险机构权益。例如在2018年12月3日海北州刚察县辖区某村落发生骗保事件,村民李某利用同村切某的死羊拍照提交赔付资料,骗得保险金共计600元。道德风险加重了承保机构理赔负担,统计显示,道德风险赔款支出损失10%-30%的保费收入,特殊险种甚至最高可达50%。青海省牦牛藏羊保险理赔工作中要求保障投保牧户合法权益,但是对于保险理赔欺诈等目前缺乏严密的法律法规体系。 

四、青海省牦牛藏羊保险理赔对策

(一)深化部门联动合作,完善保险基层服务体系

加强基层保险服务体系建设调动政府、承保机构和中介组织多方力量,多项举措并行。第一,青海省政府依据各州畜牧业发展情况,合理划分基层保险站点的服务范围,疏通各乡镇道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打通保险最后一公里,实现保险服务到村到户。政府可以提供信息和资金支持保险承办机构增设基层服务站点,鼓励保险机构下沉,服务下沉,保险服务触角向牦牛藏系羊养殖乡镇延伸,提高牦牛藏系羊保险基层服务点覆盖率,实现保险供需端科学对接。第二,实施保险科技战略,加大基层保险站点的疾病检疫和实地查勘的技术设备引进力度,创新使用AI技术识别牲畜特征,建立电子信息资源库,跟踪记录牲畜健康状况。第三,加强畜牧业保险人才队伍建设,加大人才引进的财政补贴力度,规范基层保险服务人员的行业自律和专业知识培训流程,适当引入服务水准考核制度。保险承办机构加强信息管理系统建设,监督承保、理赔、核保流程,督促基层人员实地查勘定损,对核损资料备案抽查。第四,降低保险中介机构进入基层服务体系的门槛限制,实行低门槛、严监管的策略,鼓励保险中介进入市场,发挥保险中介在理赔专业性优势,弥补基层保险服务点数量缺口;出台相关的法规法制,保证基层保险中介机构合法合规经营的底线上更好地辅助承保机构在青海省开展牦牛藏系羊政策性保险。第五,完善基层政府协助理赔规章制度,发挥监督作用促进实践落实。政府及畜牧业相关部门充分发挥自身信息和技术优势,创新政府、基层相关部门、承保机构和中介服务组织合作模式,实现理赔高效、准确、科学。

(二)构建再保险运行制度,健全巨灾分散机制

坚持试点先行,逐步推广;大胆创新,稳步推进原则。以2019年中央印发的《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中落实农业再保险制度为指导,青海省应积极探索适合本省的牦牛藏系羊保险的巨灾分散机制。首先明确巨灾风险分散体系建设的必要性,发挥政府带头作用深入玉树、果洛州等纯牧县地区做好巨灾保险宣传工作。完善再保险运行保障机制,将健全再保险法律体系提上日程,配合相关监督制度,规范市场秩序;落实再保险财政税收优惠制度,转变财政对牦牛和藏系羊养殖的直接灾后救济为巨灾保险参保补贴模式。有利于激发牧民对巨灾保险的需求,充分发挥巨灾保险保障农牧业生产经营作用,保障牧户灾后及时恢复生产。对初步设立的畜牧业再保险机构施行税收减免优惠,降低经营成本,将再保险纳入财政补贴范围内,提高再保险机构经营能力。此外,发挥中央、省级和地方的财政有力支撑,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开发巨灾保险债券,募集社会闲置资金补充巨灾保险准备金。最终建立以中央、省级和地方三级政府财政支持,以再保险制度为基础的多元化风险承担体系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

激励与惩罚并行,规范道德风险行为

发挥法律约束与制度激励双向作用规范道德风险行为。一是青海省相关法律部门、保险公司管理部门和政府部门应依据当地畜牧业发展情况,因地制宜制定保险法律法规,针对畜牧业道德风险问题,制定法规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发挥约束监管作用:法律部门立法明确道德风险的社会危害性,法律条文严格约束。②保险公司完善规章制度,监管基层保险人员严格履行理赔流程要求,审核核损结果。③制定对防疫部门等协助理赔保险部门规章制度,杜绝协保人员懈怠工作,滥用职权的现象,保证理赔高效进行,减少道德风险隐患。二是优化保险合约,建立激励机制保单中明确合同双方要履行最大诚信原则的义务,合同要载明保险责任范围和对骗保行为的惩治措施,以通俗的语言向牧民讲解,提高牧民诚信意识。同时在保险费率上设置阶梯费率,阶梯费率设定参考以前年度投保人发生风险事故的牲畜数量占总保险标的的比率,根据概率统计计算出各个生长周期牲畜的平均死亡率作为标准死亡率,对低于标准死亡率的投保人提供优惠费率,对牲畜死亡率可疑的牧户重点关注,定期查勘回访。三是以合作社为评定单位,根据赔付率评出明星合作社,享受优惠费率和免费的牲畜饲养物资,使各社员之间形成互相监督的诚信保险氛围,完善诚信联动机制,做到信息公开透明。对主动加强风险管理的牧户提供技术支持,鼓励牧户防控风险,降低保险事故发生概率,减少不必要理赔支出。对故意造成道德风险的投保人列入失信名单,提高公众自觉诚信意识,从根源上降低理赔中道德风险可能性。

理赔是保险服务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关系到保险发展的高效性和可持续性。青海省牦牛藏羊保险经过近十年不断完善,已取得跨越式发展,但理赔却是始终存在并被忽视的工作短板,阻碍着农牧业保险现代化进程。为切实改进青海省保险理赔工作,推动牦牛藏系羊保险整体高质量发展。建议要继续完善保险基层服务体系建设,形成政府、保险中介机构、承保机构高效合作模式,充分利用物联网和新兴技术,提高理赔效率。重视并落实巨灾分散机制建设,增强保险保障能力。完善法律法规,打击道德风险行为;优化保险合同,营造诚信参保舆论氛围引导投保牧户自觉杜绝道德风险。补齐保险理赔短板,增强牦牛藏羊养殖保障能力,推动实现高原特色产业化更好更快发展。

 

参考文献

[1]包璐璐,江生忠.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分散模式的比较与选择[J].保险研究,2019(08):36-51.

[2]王野田,李琼,单言,王铭.印度农业再保险体系运行模式及其启示[J].保险研究,2019(01):45-57.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