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错案研究

作者:时间:2020-09-23 14:44:12  来源:  阅读次数:84次 ]
  苏宇
  (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黑龙江,哈尔滨 150080 )摘 要:刑事错案在司法实践中是极少数,但是它的危害不可小视。本文从刑事错案的界定入手,其次分析了刑事错案形成的原因,最终提出相应预防措施。
  关键词:刑事错案;预防
  一、刑事错案的界定
  准确界定错案是研究错案问题的逻辑起点,刑事错案在法律中没有明确界定。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指导意见中均表述为“冤假错案”,学界关于此问题的研究大多采用“错案”“冤案”
  [1]
  “误判”“刑事司法错误”。 本文采用刑事错案这一说法。本文从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两个方面研究刑事错案。
  1.事实认定错误.(1)将没有犯罪事实的人当作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来追究。情形:认定的犯罪事实没有发生,像佘祥林案、赵作海案,其共同之处在于诉讼中认定的被害人死亡的事实并未发生,在被告人被判有罪并服刑若干年后,“亡者”归来,错案得以纠正。虽有犯罪事实发生,但最终确定,并非被告人所为,像杜培武案,浙江张氏叔侄案,共同的特征是被告人被判有罪之后,在服刑期间发现真凶。
  (2)由于证据不充分,既不能确定是错案也不能确定不是错案,这实际上就是疑案。疑案按照现在法律规定那也是无罪的,那也是错案。聂树斌案,由于证据存在瑕疵乃至缺失,很难查清客观真相,并且没有确凿证据认定聂树斌有罪[2]
  供述为非法或虚假证据。因此,该案按照疑罪处理。
  (3)部分错案。
  2.法律适用错案。分为定性错误和法律责任确定错误,就刑事案件而言,就是错认罪名和量刑畸轻畸重。例,某人实犯了盗窃行为,但司法机关将其认定为诈骗罪。
  二、刑事错案发生的原因
  1.办案机关只强调惩治犯罪而忽视保障人权
  反思近年来纠正的一些历史错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只强调惩治犯罪而忽视保障人权,以致侦查环节,只注意收集对犯罪嫌疑人不利的证据,不注意收集对其有利的证据,甚至对于已经发现或者由犯罪嫌疑人及其家人提供的无罪证据也忽视,不调查核实。有的是没有作案时间的证据,有的是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有的是认定的犯罪事实没有发生的证据。
  2.证据问题。(1)过分依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刑讯逼供问题比较严重。刑讯逼供确实是破案的捷径,也是固有的从供到证的侦查模式,获取有罪供述后,根据有罪供述找到一些证据来证实犯罪。另外,警察常常面临尽快破案的压力,时间比较紧,到处去找痕迹、找遗留物很不容易。(2)忽视科技手段的运用,有时司法鉴定也会出现低级错误。在佘祥林、吴鹤声、滕兴善、杨云忠、张庆伟、王俊超的案件中,应当作DNA鉴定,但办案人员都没有做。取而代之的是警犬辨认、测谎使用、石膏像辨认等等不可靠的方式。有些案件中,即使作了鉴定,也只是血型鉴定,而非DNA鉴定。血型鉴定不具有排他性,不能作为认定有罪的证据。(3)有些刑事错案存在警察违法取证,隐瞒、伪造证据,甚至阻止证人作证的现象。
  3.庭审虚化。法官对证据的认定和对案件事实的认定主要不是通过法庭上的举证和质证来完成的,而是通过庭审之前或之后对案卷的审查来完成的。刑事诉讼的中心环节应该是法庭审判,司法裁判权应该属于法官。但是在当下中国,未审先判、下审上判、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等现象很多见。
  三、预防刑事错案
  1.树立正确的理念。树立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理念。首先,司法人员需要树立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理念,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虽然实施了侵犯国家、人民利益的行为,但是其仍然应当享有最基本的人权,司法人员不应当因其犯罪行为侵犯、剥夺其人权,践踏其人格尊严。要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享有的各项权利。再次,要防范公权力的滥用。做到司法公正。树立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并重的理念。当程序与实体发生冲突应遵循程序优先。
  2.刑事错案件源头防范的意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指出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对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然而,我们不要期待所有的刑事错案都会在第二审程序或审判监督程序中得到纠正。推翻判决的成本是巨大的,机会是有限。“迟到的正义会使正义大打折扣”,刑事错案重在防范。刑事判决具有权威性,当法官第一次作出的判决正确无误的时候,确保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整个司法制度才是成功的。
  3.严格证据的审查判断。证据的审查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要看证据能力,另一方面要看证明力。具体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从近年来纠正的刑事错案来看,一些不合法的证据没有被排除。
  仔细审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情况,多次供述是否一致,是否存在翻供情形,是否存在合理解释。供述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情况。要严格审查证人证言。要严格审查鉴定意见。
  4.庭审实质化,诉讼各方参与。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既是一次司法理念的更新,更是刑事诉讼由“侦查中心主义”转为“审判中心主义”的一场革命。它强调了审判的中心地位,既是遵循司法规律的必然结果,也是对我国现行刑事诉讼结构的重大调整,对于统一公检法三机关的证据标准适用,规范执法办案程序,有效防范冤假错案的产生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贯彻好证据裁判原则,落实好证人出庭作证制度,提高律师辩护率、当庭宣判率,让法庭成为以看得见的方式保障司法公正的“殿堂”,又不搞繁琐主义。
  刑事错案严重侵犯了当事人的人权,严重伤害了司法的公正、公信和权威,严重败坏了人民司法的形象,严重干扰了法律的正确实施,严重遮蔽了我国司法执法办案绝大多数情况是正确公正的事实。因此,必须旗帜鲜明地把防范刑事错案置于更为重要的位置。
  参考文献:
  [1]樊崇义.底线:刑事错案防范标准[M].北京:中国政治大学出版社,2005:2.
  [2]胡云腾.就聂树斌案谈错案成因:主观因素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作者简介:苏宇(1983-),女,黑龙江穆棱人,副教授,研究方向:刑事诉讼法学。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