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安全港义务的立法现状及对策研究

作者:曾巧芳时间:2021-03-05 10:39:13  来源:视界观  阅读次数:129次 ]

我国安全港义务的立法现状及对策研究

曾巧芳

(上海海事大学,上海 201306

摘要租船合同中的安全港义务对港口事故处理有着重要的意义,但在航运业中一直未被重视。在大多数租船合同中,安全港义务条款规定十分简略,且各国对此义务的立法不成体系。我国《海商法》对安全港保证义务的规定仅有两条,且国内涉及安全港保证义务的司法案件极少。致使在实践中,当事人面对危险或是发生损失后,不能进行有效索赔,更不能合理地规避风险。本文针对我国现存立法中问题,提出可行性的立法建议,希望能引起航运者以及立法者的重视。

关键字租船合同安全港义务责任归属

立法现状及存在问题

我国《海商法》只在第101条与第134条对安全港保证义务进行规定。其中第101条处于第四章“航次租船合同”下的条款,虽然该条款并未明确指明安全港保证义务,但其实质是通过分摊责任来对规定安全港义务。而《海商法》第134条为第六章“定期租船合同”下的条款,较为明确的阐明了承运人的安全港义务。但由于这两法条均为任意性法条,只有在确立的合同未规定或未有不同规定时方可用,且当事人可通过租约自行排除对该法条的使用。

分析法条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与上文探讨的三种学说对比,本国《海商法》相通于其中的保证说。该理论曾在英美国家长期适用,有其留存的合理之处。从法律的确定性角度来看,保证说清楚明确地规定了承租双方的责任归属,在审理案件时大大减少了不确定性,有助于司法审判。从合同的实际履行来说,明确承租人的义务有助于其谨慎合理地选择安全港,促进合同顺利履行。从权利义务分配上看,符合诚实信用原则,出租人服从承租人的口岸命令,承租人则必须保证船舶在进入、使用、撤离口岸的整个过程中不受损害,承担这样的连续绝对安全港义务。

结合国际航运现状,保证说对承租人的要求十分严苛,不符合当前发展形势,且我国关于该义务的法律法规也留存大量弊端。首先,我国《海商法》并未提及航次租船的安全港义务,而第134条能否被航次租船使用仍存在争议。其次,《海商法》中只提及安全港责任问题,并未明确安全港的概念、内涵、责任时间等,在审判具体案件时容易产生争议。最后,《海商法》对于安全港义务规定的法条为任意性法条,但在租约仅有简单的安全港条款时是否构成对该条文的排除适用呢?无法解释该情况。

在租船实践中,由于航运业已基本形成一套较成体系的业务规则,大多直接采用现存的租船合同范本。常用的租约范本“GENCON”、“BALTIME”和“NYPE”对安全港条款的规定十分简陋,无形地降低了船舶所有人和承租人的风险意识。在最终有合同效力的文本里,对此规定可能只由“安全港口”(safe port/berth)这几个词语组成,有些租约甚至没有提及。当船舶在港口进行作业期间发生不安全港口情形时,将无法回溯到租船合同寻找责任主体,当事人将面临不能有效索赔的情况。同时,正如前文所说,实践当中过于简单的租约条款能否形成对任意性条款的排除适用?这些操作中出现的问题都不能从现有的法规中寻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

综上所述,关于安全港保证义务的法律问题十分复杂,实践中海事立法的空白、过于简易的租船条款、极少的相干案例等现存问题,导致在发生危险或实际损害后,没有法律知识的当事人无法进行有效的理赔,更无法提前有效的避免风险。

二、对策及建议

针对以上提出的诸多问题,笔者以为可从以下几点进行改进。

首先,应倡议增进具体的法律条款对“安全港”加以明确界定。可结合《1980年租船合同装卸时间定义》下的界定:“安全港是指在无突发事件发生的状况下,船长船员可以凭借良好的船技使约定的船舶安全到达、使用及撤离,且不会遭受意外损害风险的港口。”

其次,明确《海商法》第134条不针对航次租船合同使用,同时对航次租船与定期租船安全港义务的责任期间和责任承担分别作出规定。针对定期租船,应以罗斯基尔学说为基础,确定承租人的安全港义务为连续义务,即包括两部分:一指定预期安全港的首要义务;二出现不安全因素后应重新选择港口或选择其他可行指示使船货免于损害的次要义务。并且,必须增添船长发现口岸存在不安全因素后实时报告承租人的义务责任。这样可有降低口岸事故发生的几率,并以承租人与出租人双重确认的方式,降低对“预期安全”判定难度。针对航次租船合同,可采用“过失说”。即只要承租人在选择口岸时做到“尽职尽责”的注意义务,即无需承担责任。对于之前提出的“尽职尽责”难以量化的问题,可加以补充:不安全因素是否属于可合理预见的,若为可预见而没预见的因素则视为违反安全港保证义务。

再次,违背安全港义务而产生的责任承担及其法律后果,也应按照两种不同的租船方式分别设置。对于定期租船合同,必须在第134条之后加上附带条件,即:“如果口岸的不安全是由于突发事件或异常情况,或不能归责于口岸的原因,或者损害是由于出租人的过失导致的除外。”对于航次租船合同应当规定,当承租人未履行安全港担保时,出租人不能立即行使取消合同的权利,也不能遵从其不正确命令,而应向提出承租人另行选择其他的安全港的请求,若承租人执意不改港,致使无法兑现合同目的,出租人才能拥有解除合同及请求赔偿因此造成的损害的权利。

同时,必须把上述有关安全港义务的规定改为必须履行的强制义务,而非任意性条款。使之避免在适用格式合同时存在空白或模糊规定,更加明确安全港义务的法律效力。更好地保障当事人遇险后进行有效的索赔,同时能提前合理地预见风险、避免风险。

结论,由于我国关于该方面的实例极少,有关安全港保证义务的研究还应大部分依托英美法系中大量的案例为研究基石,参考英美法中已形成的较为完善且已被国际航运界所接受的规则,结合我国的现存法律与具体国情,系统地研究有关安全港的问题,以提高租船业务人员在订立合同时对此义务的注重程度,更加合理地规避风险。

参考文献:

[1]王清廉. 论租船合同下安全港保证义务[D]. 上海海事大学, 2006.

 

作者简介:曾巧芳(1995-)女,汉族,籍贯福建泉州,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研究方向:国际法学。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本站论文资源均为来自网络转载,免费提供给广大作者参考,不进行任何赢利,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上一篇:没有了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