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界呼号有旗手——广东名人黄遵宪与“诗界革命”

作者:时间:2010-07-22 11:37:01  来源:  阅读次数:786次 ]
 论文关键词:黄遵宪  诗界革命  新诗派  诗歌风格
  论文摘要:晚清杰出的爱国诗人、广东名人黄遵宪诗风独特,其《人境庐诗草》的清新之风,一扫旧体诗的陈腐暮气;其诗作真实生动地记录了晚清绝大多数重大历史事件,被誉为“诗界革命”的一面旗帜,对“诗界革命”起到了重要作用。
  2003年温家宝总理视察香港时,曾引用广东近代著名诗人黄遵宪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他以此诗鼓励港人团结爱国。海内外对广东名人、著名的爱国诗人黄遵宪其人其事其作的关注由此骤然趋热。
   黄遵宪(1848-1905),字公度,晚清广东嘉应州(即今广东省东部的梅州市地区)人。他出身于由商人致富的官僚家庭。从1876年(光绪二年)中 式顺天乡试举人,旋为驻日本使馆参赞,到1894年为新嘉坡总领事,先后在国外十六七年。在长期的外交活动中,他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文化和科学文明所吸引,思想和创作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最初他认为中国再 不能闭关自守,应了解并学习日本的变法维新,这就是他创作《日本国志》和《日本杂事诗》的由来。后来他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看穿了美国选举总统所谓“民 主”的丑剧,作《纪事》,给予有力的嘲笑和批判。但他不可能认识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本质,在任驻英国使馆参赞时,却又羡慕英国资产阶级的“民主”,并终于 树立了“守渐进主义,以立宪为归宿”的改良主义政治思想。从新加坡回国后,他在上海参加了以康、梁为首的“强学会”,创办《时务报》;又到湖南助陈宝箴创 行新政,提倡变法。戊戌政变后,遂隐居乡里,以诗人终。他是一个外交家和改良派的积极活动家,也是一个努力向西方寻求真理,企图改革腐朽内政,挽救民族危 机的爱国者和诗人。
  一、黄遵宪对“诗界革命"的历史贡献
  黄遵宪被公认为晚清“诗界革命的一面旗帜”,其“我手写吾口,古岂能 拘牵!”的呐喊成了诗界革命的口号;其《人境庐诗草》的清新之风,一扫旧体诗的陈腐暮气;其诗作真实生动地记录了晚清绝大多数重大历史事件,因此生前即有 晚清“诗史”之誉。史学家认为,在改良运动中,最早从理论和创作实践上给“诗界革命”开辟道路的是黄遵宪,他是梁启超极力赞扬的“诗界革命”的一面旗帜, 也是龚自珍以后最杰出的一位清代诗人。康有为形容其诗“如磊千丈松,郁郁青葱,荫岩竦壑,千岁不死,上荫白云,下听流泉,而为人所瞻仰徘徊者也。” (《(人境庐诗草)序55)梁启超赞誉黄公度为“近世诗界三杰”之一、“诗界革命之导师”。
  “穷途竟何世,余事且诗人”。阁黄遵宪不甘以诗 人自命,是有他更大的政治抱负的。他对梁启超说自己作诗是“愤时势之不可为,感身世之不遇”。从这种态度出发,他在诗创作上也提出比较进步的主张。他早在 21岁时作的《杂感》诗里即反对传统诗坛的拟古主义:“俗儒好尊古,日日故纸研;六经字所无,不敢入诗篇。古人弃糟粕,见之口流涎;沿习甘剽盗,妄造丛罪 愆。”并提出“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为即今流俗语,我若登简编,五千年后人,惊为古烂斑”的现实主义观点,“有别创诗界之论”。后于伦敦使署作诗集自 序,他要求“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即要求诗要为事而作,反映现实生活和斗争;要表现自己的思想感情,不必去类比古人,因为“今之世异于古,则今之人 亦何必与古人同”,进一步明确了诗歌创作的现实主义精神。但在表现方法上,他却主张利用古人优良的艺术传统,力求变化多样:
   “一日复古人比兴之体;一日以单行之神,运排偶之体;一日取《离骚》、乐府之神理,而不袭其貌;一日用古文家伸缩离合之法以入诗。”对于材料语言,他认 为要尽量利用那些适用的古今历史语言资料,并结合“古人未有之物,未辟之境,耳目所历,皆笔而书之”,从而创造那“不名一格,不专一体,要不失为我之 诗”。他说:“风雅不亡由善变,光丰之后益矜奇。”他的诗论主张表现了变古革新的精神,他的创作实践也表现了“新派诗”的风貌。
  黄遵宪的 诗,反映了新世界的奇异风物以及新的思想文化,开辟了诗歌史上从来未有的广阔的领域。“我是东西南北人,平生自是风波民;百年过半洲游四,留得家园五十 春”(《己亥杂诗》)。时代变了,生活变了,接触了新世界,就给他的诗歌创作带来了新源泉、新意境。有名的《今别离》四首,歌咏轮船火车、电报、照相片、 东西半球昼夜相反四事,确实给诗界带来了新气息:
  “别肠转如轮,一刻既万周。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古亦有山川I,古亦有车舟。车舟载离 别,行止犹自由。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明知须臾景,不许稍绸缪。钟声一及时,顷刻不少留。虽有万钧柁,动如绕指柔。岂无打头风,亦不畏石尤。送者未及 返,君在天尽头。望影倏不见,烟波杳悠悠。去矣一何速,归定留滞不为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
  这类诗,写新事物、新文化,反映近代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表现新的思想感情,是一种有历史意义的创造。他写新世界的景物,如《八月十五夜太平洋舟中望月作歌》,即景抒情,奇境独辟,广阔的眼界和胸襟消融了向来旅客所惯有的孤独情绪,也是近代社会生活巨大变化的反映。

   但更重要的是,他时刻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描写了一系列的重大历史事件,突出地反映了中国近代社会的主要矛盾,特别是帝国主义列强与中华民族的矛盾,表 现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逐客篇》描写美帝国主义掠夺我国廉价劳动力去开发美国,“蓝缕为山林,丘墟变城郭”,尔后又百般地虐待华侨,驱逐华工。诗人愤 慨地写道:“鬼域实难测,魑魅乃不若,岂谓人非人,竟作异类虐!”《冯将军歌》模仿《史记·魏公子列传》不断重复“公子”的手法,全诗连续用“将军”的称 呼,热情地歌颂年老的冯子材英勇地抗击法国侵略军的光辉战绩,并希望后继有人,抵抗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拯救国家民族的危亡命运:“得如将军数十人,制梃 能挞虎狼秦,能兴灭国柔强邻,呜呼安得如将军!”《度辽将军歌》揭露湖南巡抚吴大澄在中日战争的可耻失败:
  “闻鸡夜半投袂起,檄告东人我来 矣!此行领取万户侯,岂谓区区不余畀为。将军慷慨来度辽,挥鞭跃马夸人豪。平时搜集得汉印,今作将印悬在腰。将军乡者曾乘传,高下句骊踪为遍;铜柱铭功白 马盟,邻国传闻犹胆颤。自从弭节驻鸡林,所部精兵皆百炼;人言骨相应封侯,恨不遇时逢一战。雄关巍峨高插天,雪花如掌春风颠。岁朝大会召诸将,铜炉银烛围 红毡;酒酣举白再行酒,拔刀亲割生彘肩。自言平生习枪法,炼目炼臂十五年;目光紫电闪不动,袒臂示客如铁坚。淮河将帅巾帼耳,萧娘吕姥殊可怜;看余上马快 杀贼,左盘右辟谁当前为鸭绿之江碧蹄馆,坐令万里销烽烟;坐中黄曾大手笔,为我勒碑铭燕然。为鼠子乃敢尔,是何鸡狗何虫豸!会逢天幸遽贪功,它它籍籍来赴 死,能降免死跪此牌,敢抗为行聊一试。待彼三战三北余,试我七纵七擒计。两军相接战甫交,纷纷鸟散空营逃。弃官脱剑无人惜,只幸腰间印未失。将军终是察吏 才,湘中一官复归来。八千子弟半摧折,白衣迎拜悲风哀。幕僚步卒皆云散,将军归来犹善饭。平章古玉图鼎钟,搜箧价犹值千万。闻道铜山东向倾,愿以区区当芹 献。借充岁币少补偿,毁家报国臣所愿。燕云北望忧愤多,时出汉印三摩沙。忽忆辽东浪死歌,印兮印兮奈尔何!”
  诗人把无比的愤怒变为冷峻的讽刺,通过对这位愚昧无能而狂妄自大的“将军”的描摹,深刻地揭露了清王朝及其官僚将帅们的昏庸腐朽。随着中日战争的节节失败和清王朝的丧权辱国,他写了《哀旅顺》、《台湾行》 等一系列叙事诗。诗人的爱国热情始终是昂扬的,他曾用通俗的形式作《出军歌》、《军中歌》、《旋军歌》等二十四首诗,大力鼓舞抗敌情绪。这实际是有组织的 一篇长诗,分为二十四章,每章末字连缀起来,成为“鼓勇同行,敢战必胜,死战向前,纵横莫抗,旋师定约,强我国权”六句战斗口号。例如《军中歌》:
   堂堂堂堂好男子,最好沙场死。艾炙眉头瓜喷鼻,谁实能逃死?死只一回毋浪死,死死死!阿娘牵裾密缝线,语我毋恋恋。我妻拥髻代盘辫,濒行手指面:败归 何?再相见,战战战!戟门乍开雷鼓响,杀贼神先王。前敌鸣笳呼斩将,擒王手更痒。千人万人吾直往,向向向!探穴直探虎穴先,何物是险艰!攻城直攻金城坚, 谁能漫俄延!马磨马耳人靡肩:前前前!梁启超说“读此诗而不起舞者,必非男子”。
  可想见它对当时读者的鼓舞力量。黄遵宪又曾作《幼稚园上学歌》十章和《小学校学生相和歌十九章》,教育少 年儿童的爱国思想,情调与此相近。戊戌变法失败后,他带着悲愤的心情作《感事》诗,揭露顽固派的残酷愚昧,悼念维新党人的横遭斥逐,或惨被杀害。但他坚信 中国未来的政治趋势必然要经历“变从西法”的道路。在晚年的《己亥杂诗》中,他写道:“滔滔海水日趋东,万法从新要大同;后二十年言定俭,手书心史井函 中。”他所希望的“大同”实即改良派所要求的“民主”政治制度。
  黄遵宪的创作方法是现实主义的。他系统而具体地记录了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事 件,突出地反映了中国近代社会的严重危机和主要矛盾。他的诗有“史诗”之称。他知识广博,当时所谓新学和新世界的见闻,以及传统的历史文化,无不用来作 诗,他的作品多巨集篇巨制,给人一种五光十色、博大宏深的感觉。在手法上,他努力使传统的诗歌形式与新内容谐和,使严整的韵律与散文化的笔法谐和,使“流 俗语”、新名词与旧格调谐和,因而确实创造了“旧风格含新意境”的诗,成为“诗界革命”的一面旗帜。
 二、黄遵宪的诗歌特色
  为什么黄遵宪在近代诗坛上享有如此崇高的声誉?正是因为他在诗歌创作中形成了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其所创造的意象“无一袭昔贤,其风格又无一让昔贤也”。

   首先,反映海外新鲜事物是黄遵宪诗歌的最大特色。长达十多年的外交官生涯,扩大了诗人的视野,使他的诗歌出现了异彩纷呈的海外图景。他曾出使日本、美 国、英国、新加坡,到过越南(旧称安南)、斯里兰卡(旧称锡兰)、伦敦、巴黎、苏彝士运河,游览过许多名胜古迹,写下了不少新鲜别致的纪游诗、纪事诗,其中国外风光、名胜古迹、民情风俗、特产气候、宗教信仰、政治制 度等等,是清朝闭关锁国下的读者闻所未闻的。例如《日本杂事诗》叙写日本的国势、天文、地理、政治、文学、风俗、服饰、技艺、特产,尤其侧重介绍了明治维 新的情况以及中日两国的友好传统和文化交流。《纪事》诗描写美国两党的竞选闹剧,介绍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樱花歌》描述日本樱花节之热闹:“十日之游举 国狂”,“人人同唱樱花歌。”《伦敦大雾行》形容了笼罩在伦敦上空的漫天大雾:“芒芒荡荡国昏荒,冥冥蒙蒙黑甜乡。”《苏彝士河》述说了该河水路之长、地 理位置之重要:“万国争推东道主,一河横跨两洲遥。”……诸如此类,不必一一列举。这些记述异国他乡景况的诗篇,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自然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诗人还力图以新的思想观点、新的思维方式来反映海外新事。如《以莲菊桃杂供一瓶作歌》,借诸花喻各国人民,表达四海应一家,携手共进步的开放意识和大同理想。
   其次,叙事成分增多,刻画人物出色也是黄遵宪诗歌的一大特色。《人境庐诗草》中不少动辄数千言的长篇巨制。诗人叙事的范围相当广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 叙述得栩栩如生。诗人也擅长写人,古今中外,各类人物,都写得活灵活现。黄遵宪的这些叙事长篇,呈现一种小说化的倾向。这也是诗歌近代化特征之一。诗人常 采用动态的结构,摒弃固定的诗歌程式。如《西乡星歌》采用倒叙开头,《哀旅顺》以前十四句为末二句反衬,《哭威海》通篇以三字句叙述。诗人常采用多角度的 叙述,如《纪事》叙述美国总统竞选,摹仿两党自我吹嘘口吻,描绘千人齐集的场面,人们的神情举止,喧哗鼓掌,维妙维肖。也常用深广的视角,如《锡兰岛卧 佛》,从描写佛像起,写到佛教发源、佛教传播、佛教精神,并涉及文明古国的沉沦,西方新教的勃起,最后感慨中国孔教不兴。宇宙感、历史感 都很强。而这种历史感、宇宙感是在广博质实的见闻陈述中流露的,视野广阔,气势雄浑。又如《番客篇》,从异国华侨的一场婚礼写起,引至华侨的生活习俗、遭 遇、心态,以及国弱人欺的感慨,叙述的视角也极为深广。而人物塑造中更可见再现艺术的技巧手法。不仅音容笑貌真切如在眼前,而且能写出复杂的人物性格。如 《聂将军歌》写聂士成杀戮义和团和抗击侵略者,写出他孤独无援的内心。如《宙辽将军歌》,运用宫干个洼的语言,前后行动的对照,佩印叹印的线索,塑造了一 个狂妄而无能的败军之将,而讽刺之意寓于形象描写中。句式也力图突破诗歌语言的束缚,如“一裙一展一甲一胄一刀一矛一杖一笠一歌一画手泽珍宝如天球”, “到今赤穗义士某某某某四十七人一一名字留”(《赤穗四十七义士歌》)。
  再次,黄遵宪的诗歌具有强烈的爱国反帝精神。例如,诗人眼看帝国主义列强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侵略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日本侵占台湾、 八国联军入侵等等,挥笔写下了《悲平壤》、《东沟行》、《哀旅顺》、《哭威海》、《马关纪事》、《台湾行》、《七月二十一日外国联军入犯京师》等史诗式的 篇章,揭露了外国强盗野蛮的侵略暴行,谴责了清廷官员的腐败无能和投降卖国的可耻行径,歌颂了爱国官兵的誓死抗战:“翠翎鹤顶城头堕,一将仓皇马革裹。天 跳地踔哭声悲,南城早已悬降旗。……一夕狂驰三百里,敌军便渡鸭绿水。”(《悲平壤》)“括地难偿债,台高到极天。行筹无万数,纳币一千年。”(《马关纪 事》)“城头逢逢雷大鼓,苍天苍天泪如雨,倭人竞割台湾去。……人人效死誓死拒,万众一心谁敢侮?”(《台湾行》)“压城云黑饿鸱鸣,齐作吹唇沸地 声。……闻道重臣方受节,料应城下再寻盟。”(《七月二十一日外国联军入犯京师》)“可怜一炬成焦土,……鸱毁室我无家。登城不见黄旗影,独有斜阳咽暮 笳。”(《京师》)作者抓住重大历史题材,大笔如椽地、真实生动地描述了祖国惊天动地的巨变、中华民族所蒙受的浩劫和奇耻大辱。即使是平日的登临游览之 作、即事抒情的短诗,也无不表达了诗人对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的担忧,从中抒发深沉的悲慨。例如《到香港》一诗,感慨主权已失,国旗已换,“登楼四望真吾 土,不是黄龙上大旗。”《书愤》一诗感叹“一自珠崖弃,纷纷各效尤。瓜分惟客听,薪尽向予求。”“弱肉供强食,人人虎口危。无边画瓯脱,有地尽华离。”总 之,打开《人境庐诗草》,阅读那些反侵略、反投降、反腐败、求维新、赞爱国、颂英雄的诗篇,读者可以从中窥见我国近代历史的斗争风云,感受到诗人强烈的爱 国反帝精神。这些诗篇,既是反帝反侵略的战歌,又是谴责腐败无能、卖国投降的檄文,风格悲壮感人,故被后人誉为“诗史”。例如钱仲联就评价道:“抚时感事 之作,悲壮激越,传之他年,足当诗史。”
  但黄遵宪诗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他因为要保存旧风格,就不得不保存旧形式,注意运用旧典故、旧语 词、旧句法。因而诗体就不能彻底解放,无法成为真正的“新诗”。他的若干“史诗”相当难读,实由于摆脱传统束缚不够,用典过多,几乎无一字无来历,显然和 “同光体”的影响有关。当然,在思想内容上,对帝国主义的凶恶本质,以及改良派所幻想的西方资产阶级国家的民主制度的虚伪性等等,认识上存在着很大局限, 固不必说,即对清王朝的腐朽罪恶的揭露也还不够深广。他的诗表现着浓厚的改良主义色彩。

快速论文发表网(www.ksfbw.com)本中心和国内数百家期刊杂志社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可以帮客户代发论文投稿.

投稿邮箱:ksfbw@126.com
客服Q  Q: 论文发表在线咨询82702382
联系电话:15295038833

广告推荐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